Skip Navigation Links
 

 

人間定格


曾繁光的小丑與牽牛花


文:胡潤儀

  談起小丑與牽牛花,你會想到甚麼?兩者看似風馬牛不相及,放在曾繁光身上,不僅頓成關連,還衍生出淡然的人生哲學。

  他形容自己是小丑,因為他要為這個沉悶的人間畫上色彩,送上歡樂。

  他形容自己是牽牛花,因為它攀到那開到那,生命力強,像他一樣隨遇而安,面對逆境不慌不忙。

  他在生命中選擇扮演這兩個角色,皆因他明白「人生本來是痛苦的,現在只是苦中作樂。」故此,他視一齊如遊戲,只求玩得「過癮」。

  曾繁光是個快樂人,愛好畫畫、出書、寫專欄,早前還踏上舞台演「棟篤笑」,對他來說,這一切都是遊戲,就連投資、賭馬、工作及經營家庭關係亦如是。「我當自己全職玩遊戲,所以我做甚麼都快樂,還玩得很『過癮』,因為開心就能把事情辦得好,只要把自己變得有趣便行。」

  他解釋:「人生本來是痛苦的,現在只是苦中作樂。我要用有趣的方法渡過餘生,你做苦行僧又這樣過,你做快樂小鳥又這樣過,我就不願做苦行僧了,寧願做快樂小鳥!」他說要把自己變得有趣,日常須多為腦筋作鍛練;要有廣濶的胸襟,讓思想不受限受,自由飛馳;並具備體貼幼細的心,理解別人的痛苦。

荒誕怪話 幽默人生

  他舉例道,有次他向正在發高燒的太太表示,他感應到她會發高燒,並因此一病不起,太太生氣的問:「若我死了你怎樣?」他回答:「我當然會難過,但難過完後,我知你都不想我們難過嘛,所以為了令你放心,我會找過第二個!」於是,原本因病而累透的太太,聽完後笑得合不攏嘴,病情隨笑聲有所紓緩。

  曾繁光愛說這種荒誕話,或自我嘲弄,來增加幽默感,娛人娛己。他俏皮的說:「我是一個小丑,我要為這個沉悶的人間畫上色彩。」如何培養這種「遊戲精神」?他鬼馬的答:「我是一朵牽牛花,攀到那開到那,我從小到大都是牽牛花!小時候在住所附近有很多,它們無論攀到籬笆、電線、屋頂或菜田,都開得燦爛,我每天看著它,早上燦爛,晚上凋零,翌日早上卻又繼續燦爛,即使降霜,它依然很美。天生天養,隨遇而安。」

學習與痛苦相處

  牽牛花的生命力強,有頑強的精神,即使泥土乾涸得沒有水分,即使風雨飄搖,依然開得奪目,這與曾繁光面對逆境的態度,不謀而合。「我預計上天不會給我好日子,它要戲弄我,我卻偏要過得開心,我愛上痛苦,我享受痛苦,我還怕甚麼?很多時人見到痛苦便會避開,不懂和它相處,其實它可能給你很多東西,你要學識享受它,就會發現內裡的美麗事情。」

  「即使上天改變了你的人生,你也要享受和接受它,例如我最近膝蓋痛,我正學習如何跟它相處,因我已學懂和多種逆境相處,所以我與膝蓋相處愉快。我相信若將來要面對更糟的事,我也會學得很快,要知道有些事發現了便要面對,面對後就要盡快解決,若解決不來就叫自己盡快適應,與它同在,從中發現樂趣,並盡快返回自己的生活常軌,及與人傾訴尋求協助。」

鍾情梁醒波及蘇東坡

  這種性格是否天生,他也不自知,只知自己喜歡梁醒波,「因為他很搞笑。」另外,他亦喜歡蘇東坡,無論是他的詩詞散文、生平、仕途,甚至愛情史及如何教養孩子……他統統想知。「他的才華洋溢,懂湊仔,有情有義,妻子離世,他既深情亦灑脫……為人曠達豪邁。」

  「我可能受他們影響」,漸漸從欣賞,變成視他們為學習對象。「我以前也很乖,會刻意『執靚』自己,但真實的我是不修篇幅,有點天馬行空及不可捉摸,神經兮兮,胡說八道,有時卻立場堅定得沒任何力量能動搖!」

  是的,曾繁光愛賣弄玄虛,常話中有話,是個性情中人,擁有文人的浪漫與風骨,愛不平則鳴,又愛以自嘲來諷刺世人,仿佛身上除有著自己的基因,還擁有梁醒波及蘇東坡的獨特個性。 

 

相關文章:

逆境大使曾繁光 由九十年代說起

 

 

2009-12-21   更新
上則: 曾繁光 逆境十八式
下則: 逆境大使曾繁光 由九十年代說起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