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屬靈分享


八日退修:第三日(下)


文︰王健華 (轉載自《教聲》第2019期)
 
 
2013年2月11日(星期一)
 
上次談到我在崇拜中哭得很厲害,又記起三年前初病發時,在香港一間聖堂,同樣的哭泣,故作一新詩去記念。新詩的內容,因太深刻,我還記得:
 
我已把琴掛在河邊的樹上
自我患病以後
我已把琴掛在河邊的樹上
我豈能再向耶和華唱歌
尤其是感謝的詩歌
 
我不是約瑟 下在監不抱怨
一如雅各所言 我是蟲不是人
為所受的遭遇發怨言
為所受的苦難而發哀聲
 
我知我深信的上帝會救我
正如衪練淨約伯後
重新回復他
好叫我同約伯一樣
以前風聞有你 現在親眼見你
 
 
今次在教堂的再哭,也作一新詩以記念:
 
我把掛在河邊樹上的琴取下
自我患MSA這病三年之後
我把掛在河邊樹上的琴取下
但我已不能唱歌了
尤其是感謝的詩歌
 
我掛在河邊的
不只是我的琴
更是我一路寶貴的信仰
還有 就是感謝的心
 
今次我把掛在河邊樹上的琴取下
還一併取回
我視為重要的信仰
告別過去冰冷的心
 
其實,這詩是退修後完成的;只是當時已惘然,不知為何而哭罷了,更遑論將三次哭的情景串連起來。我起初都不敢告訴我的神師,只是太太在我面見他時,她先告訴他(我已記不起為何她還在,因我要學習獨立;但她確實在我身邊),我的神師回應說:「好」,更指出聖依納爵也常在彌撒中哭,甚至哭到眾人以為他會盲,聖依納爵則會記錄每一次哭的情況,作為重要的自我認識的來源。神父並即時在他的辦公室印一篇名為“The Courage to Accept Acceptance”by Peter Van Breeman,平心而論,這份文章很普通,但對我的幫助很大。不過,我還是想不通為何在崇拜中會哭和三次的痛哭有甚麼啟示。
 
神師又叫我去反省:「你的上帝在那裏?」「上帝看見你在受苦,他有甚麼反應?又會有甚麼感受?」其實,這些問題昨天已問過,我說:「上帝同我共處一房間,這房間的布置很像課室(我也不解為何是課室)上帝在房中,起初他只是坐在房的一隅;到今天位置進而變化到坐在中央,只是我背向他;他細心傾聽,還住點頭,只是他一如以往,只是聽而說。」神父今次只給予我三段經文,包括一段客西馬尼園的祈禱,作為我祈禱之用;神父又叫我,詳列我現在的困難,講給上帝聽,便送我回房了,而我整個下午,便去默想這課題。
 
1. MSA病人是難以唱歌,因為控制講話能力下降。
 
(待續)
 

2015-08-18   更新
上則: 八日退修:第四日
下則: 八日退修:第三日(上)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