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知心話


叩叩門 尋找隱蔽長者


 
 
文︰賴彩媛
 
 
長時間躲藏於門內的隱蔽長者,沒有家人到訪,沒有社交圈子,不認識社會資源,甚至在面對經濟、住屋、醫療問題時,也不懂得尋求協助。然而,這群隱蔽長者難道真的不想與外界接觸嗎?還是,他們只是靜待一個叩門者?
 
留下關懷蹤跡
香港聖公會福利協會轄下的11所長者綜合服務中心長者鄰舍中心,自2008年推行「鄰里老友記~尋找隱蔽長者網絡服務計劃」,致力成為隱蔽長者的叩門者,敲響他們的心門,更為他們開啓社交接觸之門,融入社區。
 
隱蔽長者的成因眾多,自身性格、家庭背景,以及經濟、健康、居住環境的限制,都導致隱蔽長者的出現。然而,香港聖公會西環長者綜合服務中心呂鳳鳴姑娘表示,隱蔽長者有其需要,卻切忌將他們視為「有問題」,更別認為他們層次低下,而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去「拯救」他們。反之,關心隱蔽長者的需要,給予他們平等的尊重,才能令服侍產生果效。
 
曾經有一名伯伯,衣衫襤褸,身上發出臭味,常常在公園流連至晚上,卻從不與人打招呼,更遑論進一步的社交接觸。當社工得知伯伯的情況後,主動與之傾談,但伯伯反應冷漠,說道︰「我無問題,我自己搞得掂,不需要其他人幫忙。」社工沒有強逼伯伯接受幫忙,尊重他選擇的生活,只是留下名片,偶然亦會在公園「巧遇」伯伯,閒談數句。一天,社工接到醫院的來電,原來伯伯在街頭暈倒被送入院,而當醫生詢問聯絡人時,伯伯便提起了這名一直關心他的社工!在伯伯出院後,終於願意接受西環長者綜合服務中心提供的衣、食援助,後來更得以順利入住老人院,不再獨自流連,再次走進群體生活。
 
靜待改變發生
伯伯的故事不但突顯了尊重、耐性在關懷工作中的重要性,而且揭示了隱蔽長者在生活上面對不少困難,最常見的包括︰生活拮据卻不懂如何申請綜援;舊屋被逼遷卻不懂如何處理;退休過後卻不知如何調整生活等等。因此,呂姑娘更強調尋找這群隱蔽長者的重要性,否則他們根本不知道如何尋求福利,生活質素只會被白白犧牲。為了更有效地發掘隱蔽長者,西環長者綜合服務中心與屋邨管理署、區議員,以及其他地區服務機構多加聯繫,亦會定期設立街站,提供簡單醫療服務,增加接觸隱蔽長者的機會。
 
有一次,管理署及區議員不約而同向社工轉介一名婆婆的個案。當時,婆婆已欠交數個月管理費,更因家中囤積雜物而令蟑螂出沒,多次遭到鄰居投訴。社工起初拜訪時,婆婆不願開門,但她未有氣餒,一於自備飯盒,在門外與婆婆傾談,雙方的信任漸漸建立。到社工獲邀入屋後,映入眼簾的不只是滿屋雜物,更有多根懸掛半空的電線,廚房設備亦看似危機四伏。於是,社工為婆婆網羅資源,先替她申請經濟援助,並打造安全的家居環境,但面對一屋雜物,社工卻選擇先行擱置。為甚麼?原來,婆婆的丈夫入住安老院,這些雜物對婆婆而言是一份安全感,她亦希望丈夫有朝一日回家居住時,能看到熟悉的物件,這些帶着象徵意義的雜物,豈能隨便丟棄?因着重視婆婆的感受,社工絕不胡亂動手,只是潛而默化地讓婆婆知道衛生的重要,知道鄰居的困擾,藉以調整婆婆的心態。時至今天,雜物雖然仍舊堆積,但看到婆婆會逐少逐少地自行清理,改變已經發生了。
 
從隱蔽到助人
由躲於門內,自成一角的隱蔽生活,到願意接受社工幫助,接觸社區,長者的生活已經不再一樣,但若果有隱蔽長者轉為助人者,絕對是更加令人振奮的消息!早前社工就在街站接觸到一名伯伯,伯伯表示他剛回到香港,沒有錢,沒有家人,只能暫居於別人的店舖中,對社會資源毫不認識。社工立即為他申請食物援助,轉介他享用免費飯堂,再申請綜援,入住公屋。解決了三餐、住宿所需後,伯伯大感開懷,更在日前成為街站的義工,派發傳單,希望他人也能像自己昔日般得着適切的援助!
 
隱蔽長者,或者你我不常接觸,亦怕去接觸,但他們卻是我們的鄰里,是我們關懷的對象。你願意成為他們的「老友記」,叩響他們的心門,助他們脫離隱蔽嗎?
 
若你發現有服務需要的長者,請轉介至各區長者中心或相關社會服務單位,亦歡迎致電香港聖公會西環長者綜合服務中心2818 3717查詢。
 

 

2015-05-22   更新
上則: 三頭馬車 牽動家長事工
下則: 生前身後的平安

新增討論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