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身心安泰


擊退焦慮樂享童年


文︰賴彩媛
受訪者︰香港聖公會小學輔導服務處臨床心理學家邱淑華
 
焦慮症患者對生活中的事情提心吊膽,當擔心有可怕的事情會發生。(圖︰互聯網)
 
 
「鈴——鈴——」鬧鐘響起,每日如是的清晨「作戰」再次展開。蜷縮在床上的女兒,絲毫沒有起床的意慾,指指腦袋,又指指肚子說自己大感不適,未幾更哇哇大哭起來。糾纏一番,媽媽終於「逼使」女兒出門上學,但甫踏入校門,女兒更是哭得死去活來,一手抓着媽媽不放,一手用盡全身力氣扯着門框,怎樣也不願意再向校門踏進一步……
 
焦慮徵兆不容忽視
 
面對着仍然陌生的校園環境,鬧別扭、鬧情緒某程度也屬小朋友的正常反應,然而,當同樣情況不只發生於開學初期,卻是持續不斷地發生,父母應當小心留意,因為你的兒女有機會已經患上焦慮症。根據去年由城巿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聯同東華三院學生輔導服務的調查,於320份問卷中顯示有11.5%初小學生焦慮水平高於正常,其中3.8%初小學生更達臨床嚴重焦慮程度,情況較海外同齡學童嚴重。
 
香港聖公會小學輔導服務處臨床心理學家邱淑華女士表示,焦慮症結合了「驚恐」和「焦慮」,前者乃對於現實狀況衍生極度的恐懼,後者則是對於未來而預測出種種可怕的威脅。焦慮症現分為七大類別,包括廣泛性焦慮症(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分離焦慮症(Separation Anxiety Disorder)、廣場恐懼症(Agoraphobia)、恐懼症(Specific Phobia)、社交恐懼症(Social Anxiety Disorder)、恐慌症(Panic Disorder)及選擇性緘默(Selective Mutism)。其中最常見的是「廣泛性焦慮症」,患者會對每一天生活中發生的眾多事情,如學業、健康、家人、過去、將來等等,都會極度提心吊膽,大感憂慮,預想有不良的事件或結果會出現,因而影響生活、社交等範疇,情況持續六個月或以上。可是,當幼兒或初小學童患上焦慮症時,他們不會懂得如何表達,只會透過哭鬧、身體不適作抗拒或逃避,在社交場合中,他們亦必須在父母陪同下才會參與。面對如此情緒表現,不少父母不以為意,又或以一聲「又扭計」便不了了之,甚少求助。
 
因此,邱女士、學生輔導主任及老師們的職責顯得更為重要,他們會留心觀察學童的身體狀況,觀察是否有肌肉繃緊、冒冷汗或手心冒汗、心跳加速、呼吸短促急速等生理反應出現;同時亦會留意他們的情緒行為,看看有否坐立不安,不能專心,甚至有否直接表達出「我好驚死,怕有恐怖事發生於自己身上」的言論,一有需要,邱女士及學生輔導主任便會作出介入,務求盡早為他們提供最適切的支援。
 
開闊思維空間
 
有人或會以為,焦慮症的原因源於壓力,學童們的壓力是否真的有那麼多,那麼沉重?邱女士澄清,每個人因壓力而產生焦慮,實屬正常反應,而壓力是可以化成推動力,促進成長;但所謂「焦慮症」是指面對壓力時所衍生出激烈的焦慮反應,焦慮感覺延續的時期性長,甚或是微小的壓力源亦會被視為極大的問題,容易對實際環境、狀況出現思想偏差,例如普通人看見獅子會恐懼,但焦慮症患者可能看見螞蟻已經驚慌不已,焦慮極速湧現。正因如此,人們絕不能單以壓力大小去衡量焦慮症的嚴重程度,更不能因此輕看患有焦慮症的學童需要。
 
事實上,焦慮症患者思想細緻,多屬完美主義者,對自身鞭策強,並渴想得到別人的認同,於是,腦海常常充斥着「一定」這字詞,例如「我一定要全班頭三名」、「我一定不要被罵,不要受罰」等等。曾經有一名女生,每次默書都如臨大敵,前一天會擔心得哭個半天,當天亦會哭着不願回校,但事實上,每次她的默書成績都高達九十多分,那麼為何她還是那麼害怕?原來,她正被困在「一定不要不及格/受罰」的框架中。所以,幫助焦慮症患者擊破「一定」的誤區,正確評估環境,讓他們知道可以換一種新的方法去思考,實在非常重要。
 
多方配合事半功倍
 
焦慮症的特徵多變,引發焦慮症的原因也不盡相同,唯有以愛和熱誠作出專業支援,掌握患者的狀態及焦慮源頭,確立治療方向,才能對症下藥。邱女士曾接觸一名男童,他不但不與其他同學溝通,更會「搣」自己手背至甩皮受傷,又會用筆插手背。於是,邱女士及學生輔導主任先花時間接觸男童父母,既讓他們明白男童行為背後並不只是「發脾氣」,卻是存在焦慮問題,並從中了解男童的成長經歷,期望能與父母攜手合作,讓治療事半功倍。
 
在治療過程中,邱女士再與男童傾談,釐清他的焦慮是甚麼,讓他認識焦慮症的存在,並讓他先學會留意自己的身體反應與焦慮症的關係,例如︰在甚麼情境下他會心跳加快,呼吸急速,先讓男童在頭腦認知上,預備正視焦慮症。傾談之下,邱女士發現到原來當他遇上對自己不滿意的地方,又或是被同學欺負時,便會感到焦慮,卻不懂得如何表達情緒及面對情境,轉而以自我傷害行為作紓緩壓力的方法。要着手幫助男童的情況,邱女士教導他放鬆技巧,或是想一些快樂的情節,或是深呼吸等等,唯有當學童放鬆心情,才能有清晰的思維發現自己「有能力處理」,亦才有空間吸收處理深層焦慮的方法。此時,邱女士會採用認知行為治療法(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簡稱CBT),讓男童明白正因他對於事物誇大及不合理的主觀想法,決定了他的反應與情緒,從而進一步幫助他建立合理思想,以面對以往讓他恐懼、焦慮的場景,打破他因錯誤評估而產生的反應。邱女士更鼓勵男童以親子分享、畫畫、撕紙來取代「搣」手作宣洩途徑,循序漸進讓男童學會面對焦慮的處理方法。
 
與此同時,邱女士與家長、校內老師作多方商討,既邀請父母作提醒角色,教授他們幫助男童放鬆的技巧,亦請老師們察看男童口中「被同學欺負」是否代表班房中真的有欺凌行為,還是只是有「多嘴」的同學惹人生氣,查證過後,讓男童更深明白焦慮成因,辨識自己不合理的想法。更重要的是,邱女士、家長、老師們對男童作出的一致性指導,為他營造安全的氛圍,再加上對他適時的讚賞,讓他重新確立「我可以」、「我有能力」的事實,助他驅走焦慮。終於,數個月過後,男童的進展良好,不但沒有了大部份的傷害性行為表現,而且會在班房中主動與人溝通,更擔任了班長一職,焦慮症不再成為他的心靈綑綁了!
 
由此可見,要與焦慮症的學童同行,專業支援固然必不可缺,但家長與學校的角色同樣重要,只有在多方配合下,學童們才能得着全面的幫助,遠離膽顫心驚的幽暗日子,直奔快樂童年。

2014-12-11   更新
上則: 過渡黃昏歲月
下則: 疼痛認知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