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屬靈分享


如何裝備信徒實踐教會的社會見證


文︰范晉豪(原載《教聲》1947

中港矛盾加劇,政府與市民衝突增加,社會愈見紛亂,教會絕不可能獨善其身。教會作為基督在世「道成肉身的延伸」,在基督自身的啟示裏,「道」與「肉身」從不割裂,信仰不能抽離現況,福音不止關乎個人,還包含社會涵意。然而,教會如何在這時代實踐社會見證呢?教會領袖是否都要站出來表態,支持或反對不同政治議題,以表示其積極參與?還是沉默不語,繼續不聞不問?以上難題不單困擾着教牧同工,也令不少渴望教會給予清晰指引的教友關注。

若我們把教會在世的見證比作世上的鹽,那麼選擇表態的教會或許太重口味,而選擇沉默的教會則是淡而無味。教會表態為何太「鹹」?我想大部分政治議題存在於灰色地帶,不是非黑即白的大是大非,而當中更牽涉不同階層的利益考量而絕非價值中立。在沒有絕對是非對錯的情況下,不同教友抱持不同政治取態,教會若在某些議題上採取具體行動,不單是支持或反對的原則問題,當中五花八門的實踐方案也可令信徒因政見而分化。教會過分政治化將自身推向危險境地,若非到了大是大非的關頭,教會過分單一的政治取態,將令牧養教內持不同政治立場的信徒十分困難,造成不必要的分裂。

另一邊廂,選擇沉默也漠視了教會存在的使命,宣布教會獨善其身。如此,教會便失了自己的鹹味,忘記了信徒不單是靈魂個體,也是有血有肉,跟世界時事息息相關的社會公民。教會要在世拓展天國,成為上帝在世恩典的媒介,教會作為社會的見證絕對是教會存在的使命。當教會無力踐行社會見證,癥結在於信仰的私有化,教會的關注脫離了公共領域,長期退縮到個人層面的牧養。教牧對社會議題不聞不問,自然也不會進行較有深度的神學反省,如此,他們又怎能帶領信徒一同思考如何回應社會呢?

在太鹹跟無味的兩個極端以外,教會應有第三條路?鹽灑在食物上的用處在於調出食物本身的鮮味,不在證明鹽的存在,而是要溶化其中,呈現應有的「味道」。教會對社會的參與,不在高調低調,重點在於上帝於時代中愛與公義的啟示。教會要努力成為不同聲音、不同立場的人在愛中對話的平台。要達到這難度極高的平衡,信徒自身的靈性生命質素至為重要。教會本身正正要提供這種養料,容讓信徒各自以忠於上帝的精神,作出各自迥異的取態,並能彼此尊重,尋求社會未來更好的出路。教會本着信仰精神,到底對政府有何期望呢?教會應如何裝備信徒去實踐教會的社會見證?

教會對政府的期望源於自身對人與社會關係的神學反省。政府作為促進社會各種關係得以改善的媒介和架構,教會自然期望政府能在其管治精神上,符合基督教社會倫理所引伸出來的為政原則。

首先,政府應尊重每一個人,維護人民的自由。上帝藉基督犧牲所表達對每個人的愛,不論貧賤富足、不同性別和階層的人也應在社會中得到彼此尊重;基於人有着上帝形象,人的才能與個性可以在自由中得到最大可能的正面發展,建立健全的人格以及擴大其公民責任。政府的工作正是要維持這互相尊重和自由的空間;然而,人的罪性同時使人有濫用自由的危機,政府要建立完善法治環境,正是以法律約束來保障人民的真自由。

另外,社會有如一個多元複合的團契,人天生就是社會動物,相依相存。人藉着家庭、學校、教會、社會各種合法的組織之團體生活得以建立和成長。過分強調個人自由而忽略了人的社群性,只是鼓勵個人打着自由旗號圖謀私利,民主不應只是以個人為主,而是應以眾人為主。政府要保障社會各合法團體發展的自由,公共利益才得以共同發展,締造真正和諧全贏的社會。政府的基本存在目的是要服務人民,締造一個讓每人能發展所長而又能讓他們生活的群體相互尊重的社會。

信徒在世有雙重身份,既是社會公民,也是天國子民,可以透過教會以上提供的原則,自行作出政治判準,實踐自身社會見證。同時,教會應培養信徒如下的態度:

1. 本真(being)先於行動(doing):信徒不可忘記投入社會關懷的定位與初衷,行動本身不應違背信徒見證,它應是信徒與上帝關係及靈性生命的呈現。

2. 植根於聆聽的行動:「快快的聽、慢慢的說,慢慢的動怒」的原則提醒信徒社會行動應源於聆聽並順服聖言,尋求上帝在時代的旨意,而非因自我政見的膨脹,而急於行動。靜觀聆聽要成為行動堅實的根基。

3. 忘我捨己的基督情懷:信徒參與社會行動不應抱有高人一等、為他人作工(working for)的自我心態,而是本着與他人同工(working with)的忘我情懷,以拿撒勒人耶穌的同在(being with)及為他人而存在(being for)等介入別人生命的精神,成為介入社會關注的榜樣。

4. 我沒有敵人:政見不同容易締造敵我矛盾。懸在十架的基督彰顯對仇敵的愛,流露因「沒有敵人」而在差異中的相互理解。我們與同樣擁有上帝形象、卻持相反政見者對話(talking with),而不是以醜化、獸化、物化方式談論敵人(talking about enemies)。

5. 悔改與主聯合:這是教會的先知與祭司角色的共同目標。先知公義的呼聲不在打倒對手,而是以真理呼喚不義的人悔改歸回上主;祭司所獻的是使悔改的人與上帝重新聯合的祭獻。信徒切莫在投入參與中忘記了教會要見證這悔改與更新、與主聯合的救恩。

信徒要明白自身的有限與脆弱,得接受我們所建立的同樣是一個不完美及充滿張力的社會。教會作為社會見證,為要在時代的洪流中啟示在基督愛裏憐憫與公義合一的福音,這絕不是一步到位的簡單任務,而是漫長而又高低起伏的歷史見證。求天父憐憫,以慈光一步步導引前路。

作為聖公會牧師,以上反省是來自聖公宗先賢哥爾、湯樸威廉與韋思的啟發。

 

延伸閱讀:

范晉豪:《道成肉身:哥爾的聖公會神學》。香港宗教教育中心,2009

Samuel Wells & Marcia A. Owen. Living Without Enemies: Being Present in theMidst of Violence. Illinois: InterVarsity, 2011.

Temple, William. The Hope of a New World. London: SCM, 1940.

Temple, William. Social Witness and Evangelism. London: The Epworth Press, 1943. 

Temple, William. Christianity and the Social Order. London: SCM, 1976.

 

2014-12-03   更新
上則: 關懷訓練進深課程(一)裝備關懷者心志
下則: 泰澤秘笈:《十誡今讀:通往自由之地》的十句情話(十三)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