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屬靈分享


泰澤札記(十一)超越語言的團契生活


文:朱江(轉載自1904期《教聲》)
(內容經網站編輯修改)
 
 
 
2011年6月9日上午11時,我茫然站在法國里昂機場(Aéroport Lyon Saint-Exupéry)等候一個身高一百八十厘米、短頭髮、帶老花眼鏡、衣著土氣、貌似三十歲的南美青年,低頭仔細閱讀一張半熔不爛的A4紙,果然是他——Rodrigo——來接我往泰澤的permanent(permanent是長期逗留泰澤的青年人的稱呼。「長期」是指由一個月到一年不等,沒有清晰的時間限制),不過直到我走的一天,仍未能以正音讀出他的名字,真的不好意思。
 
他駕駛屬於泰澤的歐洲小車,一路上我異常精神、口若懸河,他跟我輕談幾句後,開始感到有點煩,隨後竟迷路了。他遞給我另一張半熔不爛、人手繪製的由機場至泰澤的地圖,那Raw味甚重的紙,基本上只有一條彎曲的線連接頭尾兩點(機場和泰澤)。下午一時左右到達泰澤,Rodrigo第一時間帶我到El Abiodh開餐,那裏有個滿頭白髮的修女坐在電話旁看守着,期間只有女性進出,修女身後有一個開放式的廚房,燒飯的爐大得裝得下我.另外還有兩個六呎高直立式的焗爐。一個身形壯健的荷蘭女孩(permanent)前來以「半鹹淡」的普通話跟我說,她曾到香港旅遊學習針灸。那一刻,我還未曾定過神來,無意識地把食物向口中塞進,感覺非常虛幻、不真實;也許是那真誠親切待人的氣氛,一下子把習慣城市生活的我的自我防衛機制打破。
 
午飯後辦好手續,見過Br Jean Marie,Rodrigo將我送到Tilleul。在common room已有多位不同國籍的弟兄等候我,那刻我彷佛出席了一個聯合國會議。一位較年長又友善的Br Norbert跟我握手,他是其中一位負責照顧住在Tilleul的男生(由四月少於二十人到八月的四十人)的修士。大部分自六月起住進Tilleul的男生都是受到泰澤團體的邀請參加「Intercontinental Meeting」,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包括中國、香港、韓國、台灣、日本、越南、緬甸、柬埔寨、印尼、印度、菲律賓、老撾、新西蘭、肯亞、馬達加斯加、尼日尼亞、南非、布吉納法索(Burkina Faso)、貝南(Bénin)、玻利維亞、危地馬拉、墨西哥、智利、哥倫比亞、波多黎各、阿根廷、海地、多米尼加、美國、葡萄牙、法國和德國等地。在這三個月的共同生活裏,他們都成了我的兄弟。Tilleul是一個有兩棟三層高和一個小園庭的男生院舍。左翼地下有一間六人的房間、四個廁所、兩個浴室和洗衣房;中層有兩間十人住房連大廳(公共空間)。頂層有一個廁所、兩個盥洗間和三間十二人住房;右翼地下有一個小客廳、一間三人房、兩個浴室和兩個廁所;中層有三間十二人住房、一個廁所和一個浴室。頂層有三間八人房和盥洗間。
 
在六月,Tilleul人數不到二十人,所以不需開放右翼,只有幾個想單獨住宿的人私下搬進。頭一周,我毋須工作,為的是熟悉環境。我一直在大廳躺着,等待認識每一個Tilleul男孩。因工作關係,每人都會在不同時間出入,唯獨Amos,他在頭兩星期的工作是President(house keeper),負責清潔Tilleul,工作包括安排分工洗碗、Tilleul內外清潔和門檐下每天新鮮的燕子糞便。到晚上七時,步進修士住院範圍的一個飯廳,長長的飯桌坐着30多人連不同種族的修士(有些根本分不出是否修士)。古典音樂響起,安靜中先享用餐湯連麵包,還有芝士和烚雞蛋,當時不明所以的我嚇得不敢講話,唯有低下頭只顧進吃,約五分鐘後,音樂一停;主菜奉上,眾人放聲交談,不同的語言、笑聲此起彼落,好不熱鬧。晚餐約七時三十五分完結,其中兩位留下清潔碗碟。曾經有人誤將男生permanent每晚跟部份修士共晉晚餐視為「特權」,其實那是對修道團體生活(community life)的誤判。晚上八時廿分,晚禱的鐘聲響起。九時三十分步出教堂的心情難以形容,各種情緒雜亂在一起等待湧出,泰澤的短頌觸動心靈深處,眼淚在平和的心境下緩緩流出,那是不可言喻的宗教經驗。那跟我同房的法國弟兄,他的英語雖不靈光,卻以一副心照的表情與我共處。就在那一刻,我體驗到在Tilleul弟兄間的相處,是一種超越語言的團契生活。 

2014-06-13   更新
上則: 泰澤札記(十二)在「建設」與「破壞」以外的第三條路徑
下則: 泰澤札記(十)與兩位德國年輕人的對談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