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時事資訊


在融合教育中培養具同理心的好品格


作者︰姜義村博士
 
 
彼得就開口說:「我真看出上帝是不偏待人。原來,各國中那敬畏主、行義的人都為主所悅納……『凡信他的人必因他的名得蒙赦罪。』」(徒10:34-35、43)
 
「媽媽,我受不了了,我們班上有一個笨蛋啦!」「爸爸,我們班上課有人會亂叫,害我們都沒有辦法專心!」「老師,你怎麼可以偏心?每次都鼓勵他,那我們呢?」「老師,我們班上一定要有這樣的孩子嗎?我們孩子的學習進度會不會受到影響呢?」上面這些說話,這幾年開始出現在教育現場,尤其在融合教育的概念與政策推廣之後,經常可以看到孩子們向家長或老師抱怨,家長也對老師抱怨。然而,這些孩子的抱怨難道無法避免嗎?這些家長的質疑又合理嗎?
 
為什麼要推動融合教育?
若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必須從1960年代,國際教育潮流逐漸興起「去機構化(deinstitutionalization)」與「正常化(normalization)」的教育理念談起。當時教育界對人權的漸趨重視,認為對於身心障礙學童或是有特殊需要的學童(children with special needs)應該給予正常化的教育環境,並且避免過於機構化的教育環境,藉以保障他們與一般學童有相同的受教權。
 
這個思維到了1970年代,更進一步在教育實務的工作發展為「回歸主流(mainstreaming)」和「階梯式服務模式(cascade of services)」的教育方式。除了讓許多有特殊需要的孩子有機會和一般孩子共同接受同樣品質的教育之外,更能夠以提升人權的概念,讓有特殊需要孩子有適合其個別狀況的階梯式教育環境。後來經過1975年聯合國的「殘障者權利宣言」、美國94-142公法中「最少限制的環境(least restrictive environment)」和1980年代的普通教育革新(regular education initiative)等一連串的教育改革,成就了1990年代開始推動融合教育(inclusive education)的基礎。
  
雖說1990年代初期,融合教育在完全融合(full inclusion)與部分融合(partial inclusion)上仍有爭論,但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在1994年於西班牙所召開的世界特殊需求教育會議(World Conference on Special Needs Education)所發表的「薩拉曼卡宣言(The Salamanca Statement)」中,以「有特殊需要的兒童應進入普通學校,而普通學校應以兒童為中心的教育滿足其需求」與「融合導向的普通學校最有利於建立一個融合的社會,達成全民教育的目標,對全體兒童與教育效能也有助益」的訊息,強烈支持融合教育的理念。因此,美國也就先後立法通過1990年的身心障礙者教育法案(Individuals with Disabilities Education Acts)與1997年的修正案(The Amendments to Individuals with Disabilities Education Acts,P.L.105-17)和復健法案第504節(Section 504 of Rehabilitation Act of 1973),這些法案成為教育者客觀詮釋融合教育的可驗證資料,進而促進美國融合教育的推動。
 
受了國際特殊教育潮流的影響,台灣也於1997年修訂的「特殊教育法」與1998年訂定「特殊教育法施行細則」中提出了融合教育的觀念,分別規定「身心障礙學生之安置,以滿足學生學習需要為前提下,最少限制的環境為原則」與「學前教育階段之身心殘障兒童應與普通兒童一起就學為原則」。爾後,透過各級教育單位所訂定的「身心障礙學生就讀普通班的實施要點」,台灣的身心障礙學生自此開始擁有與其他同儕融合學習的機會與權利。2009年所修正的「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也延續融合教育的精神,除了在該法之第三章教育權益中重申對身心障礙者受教權的保障外,更在第27條清楚指出「各級學校對於經直轄市、縣(市)政府鑑定安置入學或依各級學校入學方式入學之身心障礙者,不得以身心障礙、尚未設置適當設施或其他理由拒絕其入學」。透過上述有助於融合教育的法令,台灣的融合教育也如火如荼地展開。
 
什麼是融合教育?
然而,究竟什麼是融合教育呢?簡單說,融合教育就是讓身心障礙兒童和普通同儕同處一間教室一起學習的方式。這種教育模式強調提供身心障礙兒童一個正常化的教育環境,而非隔離的環境;透過與一般兒童共同學習的環境,讓他們接受最多的刺激和學習機會。正因為是在普通班裏提供所有特殊教育和相關服務的措施,也使得特殊教育及普通教育融合為一個教育系統。
 
融合教育有下列幾個特點:
(一)採取一元的教育系統:教育的對象是班級裏所有的學生,包括有特殊需要的學生,由普通教師、特殊教師及其他相關專業人員協同合作,分擔教學責任,共同完成教學工作。
(二)讓有特殊需要的兒童就讀普通班:提供融合教育之普通班或學校足夠且適宜的支援。
(三)需要針對有特殊需要的學生提供個別化教育計畫。
(四)讓普通學生與有特殊需要的學生均蒙其利。
 
融合教育會使用一些特別的教學方法,例如採取合作學習法和適應教學法。其中合作學習法主要是利用學生之間積極的相互依賴,並透過面對面的口語溝通(或其他如身體語言的溝通方式)讓每個學生都承擔不同的、個別的和有能力計畫的工作,完成團體共同任務。同時鼓勵普通學生,透過積極正向的人際互動或小組技巧進行合作。老師負責監控學生小組討論之進行及小組互動的情形,或是協助小組成員自我評鑑,了解整個小組運作是否具功能性,與及小組的目標是否達成。
 
除此之外,融合教育也經常使用適應性教學法,這種教學法必須先對每個學生的能力加以評估,再按照能力評估的結果提供適合的教材和教學步驟,讓每個學生依自己的能力學習。適應性教學法也會使用階段性的評量,藉此幫助學生成長和評量其個別能力,或是提供學生更大的選擇自由,讓他們擁有選擇教育目標、表現及活動的權利。
 
融合教育如何培養好品格?
融合教育透過課程調整、多重水準的課程選擇、課程的重疊、結構化的社會接觸和人力資源的相互搭配,提供身心障礙兒童一個正常化的教育環境,而非隔離的環境,尤其針對有特殊需要學生提出個別化的教育計畫,讓他們可以達成最佳的學習成果。融合教育使普通學生與有特殊需要的學生均蒙其利,因為有特殊需要的學生若能儘早接觸自然且真實的環境,將有助於他們畢業後的社會適應;普通學生也可以藉由經常接觸的機會,養成接納身心障礙學生的觀念,這也就是為什麼融合教育可以培養同理心的原因。
 
為什麼同理心如此重要呢?融合教育又為什麼可以培養同理心呢?同理心就是需要站在對方的立場,了解他的感受及內在世界,並且能夠把自己對他的了解表達出來,同時讓對方了解自己的感覺、想法和行為。同理心可以幫助孩子去除過度自我中心的認知和想法,變得比較了解他人的想法,學習洞察他人的心理狀態,這些都將是未來人際溝通的重要關鍵。
 
所以,為了孩子將來的發展,學習同理心是品格教育中非常重要的一環。同理心的學習無法單純透過書本來進行,必須先有「感覺」和「體驗」,就像穿上別人的鞋子站一會兒,去體會他人的感覺。同理心是一個確實傾聽、了解,並且對他人感覺產生共鳴的過程。因此,融合教育就是學習同理心的最佳方式。透過每天在學校與特殊學童相處,一般孩子可以在頻繁接觸的情況下,了解這些有特殊需要的孩子的狀況和生活點滴,漸漸感受和建立對身心障礙兒童的感覺、想法和行為,進而學習如何協助和表達關懷的方式。如此一來,就可以讓孩子逐漸學習同理心,建立此一重要的好品格。
  
或許融合教育在推動的過程中,不論是家長、老師或學生都會遇到許多教學、學習和相處之間的種種挑戰,但相信「苦難是一種化裝的祝福」,一旦大家同心協力突破這些挑戰,不僅有特殊需要的孩子能夠得到最佳的學習成效,一般孩子也能因此學習到同理心這樣的好品格!
 
 
作者姜義村博士是印第安納大學休閒行為博士,專攻特殊需求休閒治療與治療式遊憩規畫,目前擔任國立彰化師範大學運動健康研究所教授,並於國立台灣大學等大專院校開設「休閒與生命教育」、「健康心理學」、「運動輔導與諮商」、「休閒治療學」等相關課程。
 
教授專長以休閒體驗進行特殊族羣之幸福感建立、生活品質提升與健康促進等行為改變研究,在過去已主持超過二十項國家層級研究計畫,發表逾百篇國際學術研究期刊論文、專書章節和專欄文章,並擔任超過二百場受邀演講之主講人。
 
近年他致力於推動以休閒和運動開發兒童學習潛能,並組成運動志工到台灣災區舉辦兒童運動潛能營,為災區兒童服務,並於2010年獲選代表中華民國體育運動總會參加亞洲青年運動領導人研習營,並進行專題演講。

 

2013-07-03   更新
上則: 園藝治療
下則: 長者照顧──安老院舍的選擇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