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知心話


伊朗奇緣(上)


文:馮婉儀
 
        最近到了伊朗旅遊,抵埗後還認識了當地人Hamid及一對法國情侶Robin和Emma,結伴自駕到中部Maranjab的沙漠和鹽湖區觀光,想不到此行給我們遇上一頭可愛狗兒,並千里迢迢的載牠回首都德黑蘭(Tehran),找獸醫、覓主人,雖然替Hamid造成麻煩,但能救回一條生命,他都樂意盡力而為,亦替這次旅程添上多一點溫情。
  
慷慨駕車載我和另外兩位法國遊客前往Maranjab沙漠觀光的伊朗人Hamid
 
        伊朗人出名好客,從商的Hamid就經常透過旅遊社交網絡Couchsurfing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沙發客」,作文化及友誼交流,Robin和Emma早前已在他家寄住了四天,還有份下廚籌備他的生日派對,彼此非常投緣。剛巧我又在網絡上認識了Hamid,反正車子尚有空位,他便邀請我同往Maranjab Desert,成為此行的一大亮點。
 
我們在沙漠逗留了兩日一夜,翌日回程時,駭然發現一頭毛色金黃的狗在大漠的遠處向我們的車子奔跑過來。起初還以為是狼,但當車子慢慢駛停時,狗兒居然乖乖的安坐在旁,不停搖動尾巴,沒吠過一聲,全無惡意似的,於是我們都放下戒心,走下車給她清水和麵包。 
 
在荒漠上,居然給我們遇上頭可愛狗兒,但在伊斯蘭教中,狗卻被視為不潔的動物。
 
對,這是頭母狗,皮毛乾淨,態度親人,一點都不像野狗,亦很難想像狗兒能在無遮無掩、無清水無食物的沙漠存活下來。我家養狗,自己也喜愛動物,此刻當然希望Hamid能帶狗兒走出荒漠,卻不敢宣之於口,怕會替他造成麻煩──畢竟,我只是個旅客,能負的責任很有限,又怎能隨便要求人家負這重擔?
 
幸好,與Hamid較熟絡的Emma請求他讓狗兒上車,救她離開沙漠,而他又一口答應!有趣的是,原來他們都不喜歡狗,Emma更曾兩度被狗咬,惟任職護士的她明白若留把狗兒留下來,只有死路一條,後來還替她起名「Saipa」,一個沿路經常見到的汽車品牌。我們便紛紛把車尾箱的大背囊搬到後座,騰出空間讓她跳上來;但不知何解,Saipa就是不願靠近車尾箱,或許太累太倦的關係,索性躺在車旁的陰間休息,即使Hamid和Robin把車尾箱的墊褥拿下來,意欲推她上去褥子再抬上車,她仍動也不動,束手無策下,我們只好上車繼續行程。 
 
起初狗兒不願上車,卻又一味跟着車尾走,不停回望,內心非常不安。
 
可是,當車子引擎一動,狗兒即起身跟着車尾走,Hamid故意慢駕,讓她可以跟上,我問能否繼續這樣行駛,引導Saipa走回我們曾入住的酒店,請求店主收留她。Robin卻說狗兒的鼻子有點白色粉末,可能喝了鹽湖的水,因而體弱不適,加上酒店在四十公里以外,路程不短,恐怕她未必有能力走這麼遠的路……
 
在車上,我一直望着尾隨的Saipa,心想:「難得Hamid願意幫忙,怎能就此放棄?」於是問能否停車再試一次,Hamid真的照辦。這次我二話不說先將狗兒的前肢放到車上,然後托起其後肢,順勢推Saipa上車,自己亦跟着登上車尾箱抱着她以作安撫,他們則忙不迭搬開行李,讓我可以留下來陪伴狗兒乘車返回德黑蘭,車程至少四小時。
 
幾經艱苦,終於把Saipa送上車尾箱,但她已不肯再喝水和進食,相信是生病了。
 
除了豬,據說在伊斯蘭教中同樣被視為不潔的動物,當地的朋友更指政府不准人民在市內的公眾地方遛狗,怪不得此行自己極少見到狗隻,後來才知道Hamid算是冒險把狗兒帶回城。坦白說,我跟他不算十分投緣,卻不難感受到他對生命的尊重和關懷。首先,不愛狗的他願意犯險用自己的座駕接載來歷不明的狗隻回城,已是一例;行車時,他又自動自覺啟動車尾的水撥,洗淨玻璃窗上的沙泥,讓「困」在車尾箱的我和Saipa可以一路欣賞沿路風光,體貼非常;他並主動分了部份熱狗給她吃,駕車時不時問候狗兒的狀況,以及高呼其名字,盡量為她打氣。
 
Hamid把車尾的玻璃弄乾淨,讓我和Saipa可以欣賞沿路風光,很是體貼。
 
然而,Saipa登車後已不再進食和喝水,很多時都是靠着我的腿睡覺,相信她真的生病了,但自己卻感到出奇的平安,因為乾着急根本無補於是,只知道狗兒最愛人撫慰,我便一直輕揉她的頭和頸,希望她能感受到被愛、被疼。後來Hamid說,若果沒有我陪伴狗兒,確保她不會突然發難影響他駕車,他一定不會讓Saipa上車,亦相信世間沒幾人會像他一樣「傻」,把沙漠的流浪狗載回城。
 
疲累的Saipa經常靠着我休息。
 
來到城鎮停車休息時,他不忘向店舖的人詢問收留狗兒的機會,卻不得要領,只好致電其親戚求助,因為對方愛狗,住宅又有花園可以飼養動物,但先要送她看獸醫,檢查身體後才再作轉介。來到德黑蘭時,狗兒終於嘔了些黃色的液體,把我嚇了一跳,Hamid卻指那可能是其體內的毒素,吐出來會比較好,可以較快痊癒。
 
不吃不喝的狗兒後來吐了出來。
 
由於市內正實施行車管制來減少車輛的碳排放,Hamid須先讓我下車找朋友,再載Saipa到另一區看獸醫,我們的緣份就此完結。兩天後,我在前往西部的大不里士(Tabriz)前發SMS向Hamid和狗兒問好,他回覆:「Hi, yes she is ok, eating a lot of meat! Thank you for your efforts!(嗨!她已無大礙,還吃了很多肉,謝謝你的幫忙!)」
 
嘔吐後,Saipa終於肯喝水。
 
事後我在想,此行四人,若欠了其中一個,Saipa的命運都可能會改寫;但在大家不怕麻煩、不輕言放棄的堅持下,關懷弱小的行動終得以發揮出來,而這份心意更是無分疆界的。

2013-05-12   更新
上則: 關懷過動兒
下則: 沁園知味:那一樣重要(附方太食譜兩則)

新增討論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