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屬靈分享


青年牧養的再思(四十八)從拔萃的實驗看堂校工作(下)


文:范晉豪(轉載自1864期《教聲》)
(內容經網站編輯修改)
 
 
        感謝徐贊生主教的首肯,自2011年9月起,西九龍教區的「諸聖」便跟東九龍教區的聖匠堂開始了跨區的聯合堂校工作。坦白說,如此大的禾場,絕不會放着無人問津,我們自己放手不顧的話,願意「仗義相助」的宗派肯定排山倒海。的確,當時正有其他宗派在拔萃發展事工,甚至籌劃建造祈禱室。
 
        我相信拔萃絕不是個別事例。我就讀拔萃時基督徒團契最活躍的也是來自某基要派的教會群體。我敢斷言,不少聖公會學校也有相類似的情況。事實上,其他宗派的老師本着福傳的熱誠及跟學生的關係,帶領學生信主後,邀請他們回自己教會,這絕對是情理之內。然而,倘若運用校方資源及配套,發展另一宗派的福音工作,情況便有如到其他宗派教會之內辦自己宗派團契一樣,就算持着如何包容的教會觀,這也未免太奇怪了。倘若我們不動一根指頭,又不讓別人傳福音,我們便成了福音的絆腳石;但我們矢志於拔萃發展聖工,在自己宗派的學校用自己宗派的方法開展福傳工作,相信其他宗派亦應為我們感恩而欣然交棒。
 
        如此,校牧羅威廉牧師(The Revd William Robertson)便帶領着陳國強牧師、池嘉邦牧師、周偉文牧師及我跟進拔萃的福傳工作,轉眼間已經兩、三年,現嘗試整理一下這段日子的堂校工作經驗。
 
        最基本的工作要算是全校早會的講道。我們作出最合理的分工,身為小學家長的陳國強牧師和池嘉邦牧師各自負責每月一次小學早會。周偉文牧師和舊生的我則負責中學。我們認為單單每月一兩次在早會講十分鐘信息絕不足夠,對學生而言只是不痛不癢,騷不着癢處。
 
        正所謂萬事起頭難,量力而為,打好基礎是十分重要的;於是我們首先由G7(即中一班)開始,因為我們可以有更多時間彼此建立。我們出席並籌劃整整一個學年每週五G7的長早會,在分享中由小學升至初中的青春期成長課題引入信仰向度,進而簡介基督教信仰內容,每星期的分享與見面攀談,我們渴望讓他們感覺我們這群聖公會牧者是學校的一分子,營造聖公會的氛圍。
 
        另外,我們也派東九同工張梓賢和諸聖同工張樂風負責學生團契,加強個別關顧及關係的建立。
 
        踏入第二年,我們的工作得到校方進一步的信任與認同,除繼續G7每周五的工作外,我們可跟進G8(即中二班)的同學,籌備每月一次周四長早會,這回我們開始介紹更多聖公會的歷史及禮儀傳統,分享學校與教會的關係,論盡香港聖公會傑出人物及舊生校長的事蹟(當中包括何明華會督、校長兼主教Sargent及舊生兼校長施玉麒法政牧師等)。我們期望他們能自年幼時吸取基本的聖公會知識,深化聖公會人身分。
 
        另外,羅校牧每月帶寄宿生來諸靈小聖堂一次周四黃昏聖餐崇拜。這不單讓宿生們體驗聖公會崇拜,崇拜後備有茶點交誼小聚,由於寄宿生來自不同級別,每次人數約在四十以下,牧師們可與同學有更直接的接觸與相交。當然,我們期望校內聖奧古斯丁小堂(St Augustine’s Chapel)早日建成,開始日常的崇拜、洗禮及舊生的婚禮。
 
        這兩年拔萃的聯合堂校工作雖然繁重,但牧者團隊一同禱告、一同侍奉及一同讚美上帝的美善,這份同在感不但增進了彼此的兄弟情,更教我們知道堂校侍奉並不孤單。當然,我們不可能每一所學校在同一時間投放如此多人力資源開展工作,但我們可策略性地重點發展一兩所學校,到成熟後再抽掉部分資源,把異象擴展開去。我不知這是否繼Anglican Society後另一癡人說夢,但我深信,我們需要夢!

 

2013-05-14   更新
上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四十九)十JOY:我們一起成長的青年
下則: 聖公會教友的責任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