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屬靈分享


青年牧養的再思(四十七)從拔萃的實驗看堂校工作(上)


文:范晉豪(轉載自1863期《教聲》)
(內容經網站編輯修改)
 
 
        2011年11月有很多嘉年華會,西九龍教區嘉年華、聖約翰座堂聖米迦嘉年華、聖保羅堂嘉年華,還有拔萃男書院的嘉年華。談到「拔萃」的Garden Fete,據說是校長施玉麒法政牧師(The Revd Canon George She)為家貧學童籌款而舉辦的。這是每年的其中一項盛事,為籌備此盛事,我們有一個星期「奉旨」走堂買貨和做攤檔。畢業後還來過幾年,和舊同學聚聚舊。算起來,已經不知有多少年沒有到過;去年的參與多少是由於作為拔萃校董的原故,我和母校的紐帶又再一次被連結起來。
 
        在拔萃正門孫中山像旁眺望下面那片大草園,令我回想起考入拔萃最初的原因,就是嚮往這片自由的大草園。還記得小四的時候,家住勝利道的我一天和朋友誤打誤撞的闖入「拔萃」(那時根本沒有看更,也不知這是一所學校),我們被這片草園自由的空氣深深吸引着,結果每星期六也前來爬山、踢波或打架,不到日落也不願回家。後來我知道原來這是一所中學,我便決心要考上她。在中三,我考入「拔萃」,更真切地體驗自由的校風。這份自由容讓學生發掘和尋找各自的人生路向,就在中三這年,靈性的感召讓我踏上回應上主的牧職之旅。
 
        自由的校風與多元開放的精神共同造就了拔萃仔的氣質。還記得當年同學間的家庭背景差異甚大,有基層學生享用學校廉價午餐、也有富家子弟到酒店食宵夜,大家都不分彼此的玩在一起,在彼此差異中不知不覺間學會欣賞與包容。課室裏有成績出眾的好學之士,也有田徑場上特異人士、沉醉於音階的藝術家、更有各類旨趣的愛好者;無論如何多元,只要你能在自己喜愛的領域憑個人的努力,開闢出自己的天與地,你不需要是成績過人,也會贏得同學的肯定與尊重。總之這份多元,拔萃仔很難接受「非如此不可」,自覺能靈活變通的把不可能化為可能,是天大的樂事。
 
        因為這種自由的空氣及多元開放的態度,「拔萃」畢業生給人一種比較自信、進取和勇於嘗試的形象,這是令人鼓舞,也值得驕傲的。然而,最令我耿耿於懷的是,拔萃英文原名既為「教區男書院」(Diocesan Boys’ School),作為教會學校其宗教氣氛極為薄弱。到底問題出於哪處呢?環顧歴任校長,Featherstone、Sargent和George She皆是聖職人員,而Sargent離校後更當了福州的主教,且在二戰中殉難。早前曾經來港的第二任校長George Piercy的曾孫,也是英國聖公會牛津教區的牧師。擁有如此豐富的教會資源,當一所名校絕不足夠,能在其中發揚基督精神及聖公會傳統,才屬可貴。
 
        自去年回歸「諸聖」開始,我便有幸參與這項堂校工作的實驗。或許我中了「那些年」的毒癮太深,今期的篇幅用來懷舊多於探討青年牧養,下期將返回正題,從這年多「拔萃」的跨教區聯合牧養模式,探索日後堂校工作的可能性。

2013-04-23   更新
上則: 聖公會教友的責任
下則: 聖公會信仰特色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