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人間定格


社區攝影連繫人心


文:馮婉儀
 
        據通訊事務管理局辦公室今年八月的資料顯示,香港人平均每人擁有逾兩部手提電話,隨着手機的攝錄功能不斷提升,幾乎人人都可以隨時隨地拍照留念,甚至即時上載社交網絡,分享瞬間影像──然而,我們又多久沒認真細看雙親的面容,聆聽摯友的快樂與哀愁,關心周遭社會的轉變呢?攝影導師麥兆豐(阿豐)先後為青少年、長者、南亞裔人士、失明學生和四川地震災民等群體,舉辦社區攝影工作坊,鼓勵大家透過愈漸普及的影像媒體,反思自己與被拍對象的關係,藉以加深我們對身邊人、事和環境的連繫,而不只是純粹追求畫意上的美感。
 
阿豐曾在報館任職攝影記者十多年,回想過去每日「跑新聞」、趕死線,以及種種人事角力,筆者單是聽,已覺累人,更莫說親身經歷。四年前,他與妻子一家人到雲南旅行時,突然收到母親來電,雖沒有道明詳情,兒子已感不妙,回港追問後,才知道七十多歲的舅父在家中風跌倒一整日後才被人發現,即被送到深切治療部留醫,一年後因癌病離世。
 
攝影師麥兆豐自言小學已開始玩「傻瓜機」,影像媒體一直給他很奇妙的感覺,所以在大學也選擇主修攝影設計。
 
「舅父是個職貨車司機,從小我們兩甥舅感情就很要好,我在理工大學讀攝影設計時曾經以他為拍攝對象。但後來他的健康轉壞,更因病令一隻眼失去視力,我一直對自己講要多抽時間探望他,惟因報館工作忙碌而未有實行;舅父生前也很後悔從沒與太太一起旅行,舅母最多在放假時坐在其貨車上陪伴開工。他的生命讓我醒覺到人生可以很短暫,有些事我們若不及時去做,機會便會溜走。」於是阿豐在2009年夏天離開報社,轉到大專院校擔任月入僅數千元的攝影教學工作,他笑說:「當時這個決定都算幾冒險。」
 
        阿豐也是慈善團體「光影作坊」的創團成員,在2011年獲藝術發展局資助為青少年舉辦「全家福」家庭.人物攝影計劃,除教授攝影理論和技術外,並透過實習啟發學員重新思索建立家庭和朋輩關係在今日社會的重要性。例如有青年想起兒時與父母同睡的親暱關係,於是藉着這次機會再次睡在雙親之間,拍下三人同眠的趣怪模樣!有少女則慨嘆每日早出晚歸地工作、進修和參與服務,難與家中兩老聚首一堂,只好拍下母親的睡姿和自己無奈的樣子,合併成一幀家庭照──原來,全家福不一定是天倫樂的寫照,或許我們平日都各有各忙,忽略了彼此的需要。
 
阿豐在四川大地震翌年首次隨「全人藝動」到當地舉行社群藝術活動,圖為他在災區的留影之一。
 
        阿豐認為社區攝影的意義在於,正因為我們熟悉這個地方,曾在那兒成長、生活、工作、留連,才能捕捉到其獨有的一面,而整個拍攝過程正好人與地再一次連繫起來,反映在影像之中,成為絕非人人都可以構想得來的攝影作品。自2009年起,他還三次隨社群藝術機構「全人藝動」北上四川,為地震受災學生成立攝影小組,指導他們製作視覺日記(visual diary)。
 
        「他們都在學校寄宿,平日不可以周圍走,影相的機會少之又少,所以當我們獲贊助提供攝影器材時,他們都很珍惜參與的機會,甚至一邊在書桌上做校內功課,一邊偷偷在枱底做我們的習作;反觀在香港為中學生舉辦工作坊時,他們很多時上了一兩堂便喊悶,從此在課堂上消失……」有一次從四川回港後,阿豐收到一位內地學生的電郵,感謝其用心教導,令人非常窩心。「不過,我好像還未回覆對方!」他不好意思地說--也難怪,除本身的教學和攝影工作外,他現在更忙於修讀文化研究碩士課程,時常為趕功課而通宵連連。
 
        也許在香港生活,無論以那種方式都好,總是無可避免地忙碌起來;但願我們在努力經營自己的生活時,亦能不時自我提醒,多留一點空間去關顧身邊的人和事,豐盛彼此的生命。
 
阿豐最近在澳洲柏斯一個關於藝術與身心健康的國際研討會上,分享一項以長者為對象的社區藝術計劃。
 
 

2013-01-06   更新
上則: 沒有一天不關懷
下則: 手語顯關懷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