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屬靈分享


青年牧養的再思(卅八)抗癌長跑者的自白(上)


文:蕭卓明(轉載自1837期《教聲》)
(內容經網站編輯修改)
 
        (范晉豪牧師按:在這復活期中,有一位中學師兄的生命見證令我很感動,也感動了我和湯顯森大師兄。我想為他做點事,我相信這也不獨是為他,因為我相信他這位追夢長跑者的故事,對青年一代絕對有鼓舞價值。以下是「燒雞」蕭卓明於2011年4月10日在聖約瑟堂講的見證,希望他的生命故事能鼓勵青年們正視人生的長跑。〔補充:筆者已於2012年9月21日返回天家〕)
 
 
 
        首先簡介一下我幼時的一些背景。我生長於大家庭,家中有十兄姊妹,我排行第八,時常被人欺負。由細到大我患有哮喘病,現今有噴藥治療,當時媽媽因為不曉得,只得以吸香的方法舒通氣管。我也有扁平足的問題,行路感到痛楚,所以當時同學們給我起了「燒雞」的花名,是差勁的意思,由細到大,我都被人認為是差勁的人。
 
        中學就讀於太古城的聖約翰男女英文書院,是一間第五級的學校,剛巧那一年是奧運年,我見到奧運選手的英姿,於是跟人說,我第一個夢想,就是將來參加奧運。結果被同學取笑,給我起了第二個花名「奧運代表」,並且笑足我初中的三年,激發我加入田徑隊,雖然我有扁平足,我不停的練習,終於有機會參加學界的田徑賽事。當時競逐800公尺比賽,在我左右兩邊分別是代表拔萃及喇沙的選手,結果跑最後一名,心感羞愧,眼見看台上成千同學為勝出的拔萃同學歡呼,於是內心湧起第二個願望——入拔萃男書院讀書。
 
        當年我要參加中三淘汰試,成績最好的數學也只有F的成績,其他更是G及H,唯有輟學,游手好閒,做一些酒樓、信差的散工。其後我想出人頭地,嘗試在派報紙的工作中接觸一些有黑社會背景的人,希望加入他們,結果連他們也覺得我體能差勁,不肯收納。
 
        人生是奇妙的,我14歲的時候,沒什麼事可做,於是不停跑步,報名參加第四屆澳門國際馬拉松賽跑,用了5小時06分完成賽事,超出大會5小時內完成的規限。跑完之後我有第三個夢想,就是要在馬拉松賽事中獲獎。
 
        我立下了這三個願望,即使我的學識及體質並未達到這個水平。我報讀夜校,當中我認識了奇妙的上帝。有一次當我放工上學途中,見到一班學生正在踢波,14歲的我哭着祈禱跟上帝說:「給我一個機會可以嗎?我很想重新讀書啊!」祈禱之後奇妙的事情真的發生了,一個月後我參加香港馬拉松,得到了第二名,時間是2小時53分,我的病痛似乎忽然痊愈了。我更膽粗粗地走上拔萃跟校長說,我想在你的學校讀書,結果竟然收了我入讀中四。
 
        當我接近40歲的時候,我想到許多聖經人物,例如摩西也在這年紀成就大事,於是我從教育界投身金融理財行列,38歲已經成為了高級分行經理,薪酬理想,手下有十多人,我不煙不酒,每朝跑步,身體健壯,太太懷了七個月的身孕,一切皆是美好,2008年7月更奪得南華早報「財務策劃師大獎」獎項,工作的機構更從總公司派遣一位總裁頒獎。

        當我在人生的高峰,出書及四周演說,覺得正是回饋上帝恩典的時候。我每一天習慣早上6時許跑步,然後返公司開會處理事業。2008年8月的一天我如常返公司,忽然感到腹間的內臟劇痛,於是直接從香港島的辦公室乘坐的士去九龍太子道的法國醫院,結果司機竟然錯誤載了我去銅鑼灣聖保祿醫院,原來那間也叫作法國醫院。連忙推入急症室,剛巧當天的主診是泌尿科醫生,他診斷我患上腎石,做完我手術後醫生告訴我腎石已經消除了,可是發現我的肝上有陰影,是他行醫十多年從未見過的,建議我檢查清楚。檢查之後,發現我的肝、胃、食道、淋巴全部都有陰影,醫生告訴我已經是第四期癌症,即是末期癌症,如果不做手術,只會剩三個月的壽命,我問醫生到底患的是什麼癌症,醫生竟然說連他也不知道,在醫療報告上也寫上「不知何處是原發的癌症」,即是癌細胞擴散廣泛,是最差的狀況。(待續)

2012-09-04   更新
上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卅九)抗癌長跑者的自白(中)
下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卅七)青年牧養?還是牧養青年?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