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屬靈分享


青年牧養的再思(卅六)八十後與教會


文: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轉載自1835期《教聲》)
 
 
        教會常說的青年牧養,主要對象就是「八十後」的青年信徒。究竟他們的心路歷程是怎樣的?跟香港的社會結構的轉變又有何關係?今次我們訪問了八十後信徒阿麗,看看她的信仰觀和對教會生活的看法。
 
        阿麗今年二十二歲,父母都是基督徒,她自出生起已開始上教會。她表示,自己曾上過兩間教會,但兩間教會的活動都離不開團契、崇拜和福音營等。對她來說,這都是教會生活的「例牌菜」,自己早已習慣這樣的教會生活。
 
        新一代的年輕信徒中,有不少跟阿麗背景相似的「Born Christian」。他們是教牧口中的「教會子弟」,自小上主日學、福音營和讀聖經的她/他們熟識聖經,在教會亦建立了深厚的人際關系。阿麗有時會覺得「Born Christian」這個身份讓她感到孤獨,因為熟悉教會的人事,熟讀聖經,是教會的少數,很難與同輩分享產生共鳴。
 
八十後大不同
 
        「教會子弟」的父母多在五十年代出生,他們的父母多因在教會學校讀書而認識和接受信仰。這批「五十後信徒」父母多由內地偷渡來港,學歷不高,「五十後信徒」的成長環境並不富裕。然而,他們半輩子卻都在享受香港經濟起飛帶來的好處,不論學歷階層都可由低做起,沿社會階梯逐步攀升,當中不少人後來晉升為管理層,而擁有較高學歷的更可成為專業人士。
 
        然而,他們下一代身處的環境卻大大不同。八十後的基督徒在物質富裕的中產家庭長大,自小便上教會,表面上一切順順利利。然而,八十後在成長過程中卻目睹香港政治及經濟經歷重大改變:97香港回歸身份認同危機、亞洲金融海嘯經濟停滯、03沙士後帶來的「知識型經濟」引致學歷通脹、全球化令就業市場競爭激烈,還有地產霸權等。生活經驗塑造人的信仰觀,五十後的經歷,正如70年代沙田新市鎮計劃;最先遷入瀝源邨公屋居民,是沙田發展先峰。隨後有大型商場、公圖書館、游泳池、運動場,以至醫院相繼落成,生活所需應有盡有;八、九十年代宏觀經濟不斷向前,樓價年年上揚,個人收入和生活質素同步提升。公屋居民開始自置物業,不少人有能力遷入附近私人屋苑。沙田成為一個能供應所有生活所需的衛星城市,一人終其一生,所有人生大事婚姻嫁娶生兒育女、置業買車,生老病死都可在這裏完成。「沙田價值」就是「只要肯拼搏,必有出頭天」的表表者。一如成功神學,信耶穌後生活幸福。信耶穌就風調雨順,縱有困阻只要忍耐,流奶與蜜就在前面的說法可能是大部分五十後的信仰體驗,然而簡單的信仰觀套用在新一代身上卻難免顯得過時。宏觀來說,八十後經歷改朝換代的歷史洪流與經濟民生動盪不穩;微觀地看,由接受教育、信仰成長以至工作就業都在跌跌碰碰。生活前境就是持續的不明朗與可預期的荊棘滿途。可是現今教會以不變應萬變,沿用以前的方式,舉辦福音營、查經班等牧養八十後信徒,與八十後的生活經驗脫軌。
 
八十後的牧養需要
 
        教會提供的青年牧養與信徒需要脫節,對信仰資源的應用過時而無及時更新,無力支援信徒解決信仰疑問和面對生活衝擊;教會內部有混雜不清的神學概念和宗派傳統;信仰體系對外互為不存在,教會對所在社區事務不太關注;對社會議題/問題以至制度不公「沒有立場」,更不用說對區域事務和自然環境的關懷;還有對不同知識體系的提問乏力回應,長期缺席於科學以及各人文科學的對話交流。
 
        從小已上教會的阿麗自從升上大學後發現這種教會生活絕不是她希望追求的那種。阿麗毫不留情地批評教會生活:「教會的牧養根本不能回應青年需要!」那麼,你需要甚麼?阿麗低下頭,想了一會,說:「衝擊。(面對衝擊的能力)」這兩個字,代表阿麗思想的成長過程。她升上大學後,接觸到的知識比以前更廣,對社會的認識加深,視野大大開闊,懂得批判社會上的現象,因此心裏常常產生信仰的疑問和掙扎。阿麗希望教會能提供一個平台,讓青年信徒分享思想上的衝擊,提出屬於自己的疑問(並得到適切的回應),她還希望講道的內容知性,並具更深層次,不想再聽着重複而膚淺的證道短講。除此之外,她希望能找到牧師做生命師傅,傾訴生活與信仰上遇到的困難,她認為牧師的生活閱歷較多,可以在人生路上扶她一把。
 
        雖然教會的青年牧養未能完全滿足阿麗的靈性需要,教會生活在不少信徒的社交需要上仍是一股暖流。阿麗仍然堅持參與教會崇拜和團契,對她而言,教會是信仰團體,為她提供靈性上的支持,與教友之間的關係亦令她感到溫暖。聖公會的范晉豪牧師於《教聲》(聖公會的周報)提到,有不少青年信徒開始參與「無形教會」,或是藉着參與社運來表達對信仰的追求。阿麗卻認為,教會是無可取替的,是建立信仰或靈性的一個重要媒介,所以即使教會生活不如理想,她都沒有想過離開教會。阿麗說:「若只懂批評,沒有建設,一走了之,太不負責任。我愛這個宗派的理念。若希望教會好的話,我認為應留下來多提供意見,盡力改善教會,這樣教會才有將來。(阿麗表示教會在性的議題上基本上比較保守,但有些牧者的處理方法比她想像中「開明」,她指有位牧師知道教會裏有同性戀情侶,但沒有公開他們的身份,更容讓他們留在教會,亦沒有強硬改變他們的性取向。唯可以私下傾,公開講就不行,大家集體上演國王的新衣。)」
 
宗派問題
 
        阿麗是聖公會的信徒,她直言自己十分喜歡這個宗派,但教牧同工卻輕視聖公會大公教會的傳統,如用字不小心。阿麗堅持對信仰和宗派傳統應有的認真。她認為一個詞或字都可以反映信仰理念,她批評教會周刊的用詞混亂,有一次她看到周刊內同時用「傳道人」和「牧養主任」來稱呼同一職銜,但聖公會是不用「傳道人」來稱呼全職事奉的同工,因為「牧養」一詞有着關顧全人的意思,不僅是「傳道」。於是她要求相關人員統一職銜名稱做「牧養主任」。另外,周刊內有一則宣傳稿是邀請教友加入敬拜隊,而加入敬拜隊的要求是「重生得救基督徒」,阿麗表示用「重生得救」一詞,是違背宗派的理念,因為聖公會是有孩童洗禮的傳統,相信藉着上帝的恩典,就可接納孩童進入教會,但「重生得救」一詞反映是重洗派的觀點,她/他們着重個人認信及接受。
 
        阿麗繼續談及教會不重視聖公會傳統的例子,比如新任牧養主任正在混淆教會的宗派傳統。她認為教會聘請牧養主任需要顧及其信仰背景,因為牧養主任一職將直接影響教友的信仰認知,她/他肩負着教會傳統傳承的責任,教會應盡力保護自己的信仰體系不在其他信仰宗派裏迷失。
 
人格分裂的信徒
 
        阿麗一方面希望留在教會,積極改善教會的牧養模式並享受信徒間的連繫,另一方面卻難忍教會的教導。「有時完全不聽講道,發下白日夢。」阿麗坦言,有些教牧同工的講道真的令人吃不消,沒有深度,純粹分享見證,以及照字面解經,譬如引用詩篇四十六篇,講述上帝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患難中的幫助,然後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她認為這樣的講道,任何教友都可以講得到。阿麗期望講員可以對主日經課有更具深度神學理解和認真的預備,否則自己在家看聖經也可。阿麗認為,青年信徒對信仰有知性上的需求;另外,她/他們的生活經驗與上一代大有不同,希望教會聆聽青年人的意見並了解其需要,不要將長輩那套信仰觀硬套在青年頭上。她期望透過互相碰撞,能讓大家對信仰有更深切的理解。 
 
        上文為八十後自我研究計劃文章。八十後自我研究計劃由大公神學工作室及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SCM)發起,期望年輕人能在連串八十後運動中,透過訪談和觀察,了解在運動中的自己及其處境,從而提出以建構主體為根本的社會批判及神學反省。
 
        (轉載自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通訊:201011月至20113月,頁1-2
 
2012-07-31   更新
上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卅七)青年牧養?還是牧養青年?
下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卅五)「八十後」是怎樣形成的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