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屬靈分享


青年牧養的再思(卅四)細讀《八十後?八十後!》


文:范晉豪(轉載自1833期《教聲》)
 
 
        近日看了三月份崇基校友報,讀了專訪資深傳媒人郭艷明、哲學系教授鄭宗義、崇基學生會前會長馮繼遠、校友會幹事周淑儀及學生代表會幹事鍾莉筠的《八十後?八十後!》專訪,透過他們的談話,分析傳媒所謂的「八十後」青年現象。
 
        「八十後」這詞彙源自內地,泛指八十年代出生的國內獨生子女。近年香港傳媒套用這詞彙專指一批八十年代出生、積極參與街頭社會運動的青年。一眾受訪者皆認為社會不應該以年齡去界定某社群的普遍行為,以出生年份去推斷一個人的思想行為是極其荒謬的。其實每個年代也有不同特質的人,這一代有激進的人,上一代也有,因此絕不能以一小撮人作這族群的代表。
 
        對於日常接觸到的一些「八十後」青年。郭艷明坦言每年「湊」那些當暑期工的青年着實很辛苦。文中寫道:「有些稍加責罵便哭,但之後表現有所改善,也有些會對你的話置若罔聞,甚至走開去。有些則很容易病倒,每星期總會病一次,多數是星期一或星期五。而且,他們時間觀念一般較差,曾經有實習生睡過頭,錯過了約好的採訪,卻認為沒有甚麼大不了、責難他只是別人小題大做。在他們眼中只有三個字:No big deal。不認真地面對事情,還要埋怨社會不給予機會,又不反省自己究竟付出了多少。我也遇過一些「八十後」即使有機會放在眼前,計算過後,考量到升職後工資只增加少許,卻要承擔更大責任,寧願不升職!」
 
        然而,鍾莉筠指出這年代仍然有生活環境差,卻力爭上遊的青年;致於性格軟弱的也是多得「港爸港媽」的溺愛,培養他們成為遇到困難便輕言放棄的人。鄭宗義同意不少八十後仍會為自己學業及事業而努力;不過他覺得他們在待人處事上比較自我中心,不太尊師重道,有些連基本禮貌也沒有,太過計算和勢利,沒利益的不會去做,不願花時間和功夫。
 
        雖然如此,鄭宗義對今日香港社會一批二、三十歲青年仍然找不到自己「身分認同」的人,在透過積極參與社會運動找回「自己」,找到自我價值的認同,他給予正面的評價。對於「八十後」激進的批評,馮繼遠指出,批判的大多是僱主或是管理人員,矛盾的是他們一方面批評「八十後」沒承擔,另一方面又嫌他們太投入社會運動,太多發聲。周淑儀更笑言不少社運的激進份子年紀也不小;但不同的是,這個年代的人較能掌握資訊科技,透過facebook等媒介動員群眾力量。當然,有些激進甚至暴力的表達方法很值得商榷。但鍾莉筠反問,當青年人肯走在社會前線,帶出議題去討論,不是比盲目聽取政府意見來得進步麼?如果沒有人發聲,怎能引起關注和討論呢?
 
        不知青年讀者和成年的讀者,對於以上的訪問引文有何反應呢?盼望能擴闊我們就所謂「八十後」議題的反思。
 

 

2012-06-20   更新
上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卅五)「八十後」是怎樣形成的
下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三十三)聖公會中學生對聖公會本身的認同感和歸屬感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