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屬靈分享


青年牧養的再思(廿八)對中七畢業同學的一點勸勉


文:范晉豪(轉載自1824期《教聲》)
 

      近日在Facebook收到中七同學的信息,他說要為7A班的同學做一本《同學錄》,希望我能夠為一眾中學畢業生寫一些勉勵的說話。

      在我念中學的時代,中七畢業後如果未能升上大專院校,畢業生還有足夠本錢,立刻投入香港社會龐大的勞動市場,讀護士、做秘書,或在工廠裏工作。在九十年代初期,中七畢業生機會還是多着呢!可是近二十年香港社會的轉變相當急劇,工廠往內地北移多年,知識型經濟模式一早取代了昔日單靠勞力拼搏,便能捱出生天的工作哲學。我們不是不佩服前賢那獅子山下、歲月神偷的拼搏精神;但事實卻告訢我們,這一切皆變成了神話,社會已經轉型,舊日那一套有手有腳就能捱出未來的生存模式已屬過時。就算拿到大學學位的青年,畢業後對未來也沒有任何把握,我們又怎能借用過時的世界觀來欺騙自己呢?
 
      時代已改變了,我們不能再懷緬那從無到有的青蔥歲月,六、七十年代成長的青年人生活雖然艱苦,但他們靠着雙手,仍可見到未來的盼望;但今日的青年人起步點的確比二、三十年前為高,但「從有到更加有」比「從無到有」難上很多倍,加上香港經濟結構單一,沒有太多路可以走,對未來失望的機會率往往比充滿盼望的機會為大。
 
      因此我不打算向大家講一些冠冕堂皇的大話,各位畢業同學的前路的確是難走的。無論能夠繼續升學,還是在社會尋找工作,前路也是充滿困難與未知。這正好是人生的縮影、信仰的寫照。信仰不是為複雜多變的未知人生提供廉價簡單的答案。信徒也好、非信徒也好,誰也不知道將來會發生甚麽事?但信仰給予我們的不是答案,而是回應生命高低起跌的力量。請不要低股這種信仰的能力,在歷世歷代中不少人因為這種力量,讓他們絕處逢生,教不可能成為可能,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生命的傳奇。
 
        這令我想起1989年奪寶奇兵系列第三套電影《聖戰奇兵》(Indiana Jones and the Last Crusade)結尾的劇情。納粹德軍以主角鍾斯教授父親性命威脅,要智破機關奪取聖杯,救回父親垂危性命。我總覺得這三種機關,讓我們學到信仰幫助人在生命中克服困難的第三種力量。
 
        第一種是降服於上帝大能,學會謙卑的力量。鍾斯入了山洞,發現很多身首異處的骸骨,看見地上寫着面對上帝應有回應的提示,同時聽見劃破沉靜刺耳的風聲,主角立刻跪下來,避過腦袋搬家的危機。前路渺茫,我們有限的頭腦未必能靠得住,我們有否想過跪下來禱告等候,虛心降服在上帝面前,有時問題就這樣迎刃而解。
 
        第二種力量是信仰的靈活性。地上充滿文字方塊,提示寫着:唸你的名字,鍾斯以為十分容易,便按耶和華的英文串法踏上文字方塊,誰知方塊下是空洞,險些墮入萬丈深淵。他隨即想了想,設陷阱的是寫拉丁文的中古十字軍武士,應用拉丁文串法再試,結果成功過關。主角能靈活應變,他的信心源自豐厚的知識背景,一套不合用,即改換另一套合用。信仰與理性沒有排斥,虛心受教,知識亦隨之而來,信仰也可以按着不同處境和需要,靈活地啟發我們生命的智慧。
 
        第三種力量是勇氣、是信心的跳躍。當鍾斯成功過兩難後,在他面前等着的只是一個懸崖,旁邊寫着聖杯就在對面,眺眼遠望,在懸崖遠遠的對面有一個小山洞,相信聖杯就在那裏。然而,前無去路,後有納粹追兵,他已沒有退路,惟有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勇敢地向前踏一步,誰不知有一道透明的橋,把這邊懸崖跟對面的山洞連接起來,這是要考驗信心和勇氣而設的。
 
        人生的成敗得失並不取決於朝夕,你的人生態度往住決定了你生命的闊度與深度。人生是一場長途賽,各位畢業同學,你的賽事才剛剛開始,不要用跑短跑的心態向前衝,祈求上帝引導你們繼續培養信仰的力量,一路好走!
 

2012-02-17   更新
上則: 基督宗教的靈修操練
下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廿七)陪伴青年人練劍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