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屬靈分享


青年牧養的再思(廿三)我還年輕嗎?


文:范晉豪(轉載自1819期《教聲》)
 
 
        一月十日是我的生日。三十七歲的生日。帶病的我聽著Beatles的Norwegian Wood,重讀近日拍成電影、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一面咳嗽,一面輕嘆:「我還年輕嗎?」
 
        事緣《挪威的森林》第一章第一句正是講述三十七歲的主角渡邊坐在波音747客機上,聽見管弦樂團演奏著Beatles的Norwegian Wood,令他記憶起十八年前的愛情故事。歲月無聲的悄然而去,不經不覺自己已遠離了十九歲的自己所站立的位置。從前向已故的情人直子所許下的承諾,說過要永久記著她曾經活過這一事實,令渡邊焦躁不安起來。因為他發現從前對直子的記憶已隨著時光沖淡褪色,只剩下一些記憶的殘片。他為要把這發黃了的記憶留住,決定訴諸文字,一筆一劃的為曾經歷過的這片段在自己生命烙印。
 
        同樣三十七歲的我,在十九歲時雖沒有經歷過如此盪氣迴腸的愛情故事,但渡邊對歲月與記憶無聲無息流逝的驚嘆,我卻身同感受。年輕的我還在小學、中學、大學唸書的時代,總覺得每一年的變化是明顯的,自己正追求著明確的目標與方向,但到了投身社會,及到牧區待奉的年代,人的時間觀彷彿從線性(linear)推進的模式,轉為周而復始的循環不息(cyclical)的生活。每天相似的工作與生活環境,不知不覺又活埋了十數年的光陰,回首一望,原來我已離開了十九歲的自己十八年了,我還記得多少十九歲遇上的人和發生過的事呢?五秒、十秒、三十秒、一分鐘,一個個人和一件件的事所編織出的十九歲,才漸漸有了個輪廓。原來我的記憶的確逐漸遠離年輕的自己一度輕狂的位置。我還年輕嗎?
 
        一月十三日是拔萃同學聚舊的日子。和我一同在中三轉入拔萃的同學由美國回港探親,於是一群老友乘機「飯聚」。這個歸來的友人指著我,告訴四歲的小兒:「我認識這位叔叔足足二十二年了!」真的不可思議,歲月神偷又一次向我證明他的神出鬼沒,來去無蹤。在整場飯局,我刻意留心我們談論的話題,除了一貫的酒色財氣,便是多了一分的深度。做父母的控訴教育事業變成一盤生意,小小年紀就要裝備上戰場。打工仔慨嘆香港較消極的工作文化,大嘆一代不如一代,指責二十來歲年青人態度的不是。以上的對話不正是中年人的話題嗎?更要命的是,我們還開始關心起健康來,談起彼此的病痛。明顯,「膽正命平」的時代結束了,我要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我已不年輕了!
 
        請不要怪責筆者的無病呻吟。一方面,中年的我正在呼籲更多年富力強的信徒投稿分享他們對青年牧養的新知灼見。另一方面,在新的一年第一次在教聲與大家相會,來次「牧養青年者的自省」也是好的。日本宗教家池田大作有一句名言:「所謂青春,其實不光是身體和年齡上的年輕。當一個人為青年時的夢想奮發終身,青春之光就能照耀終身!」我們當然期望青春之光仍在照亮生命,但的確,作為牧者真的需要多一分自省、多一分自覺。我們經常接觸年輕人,久而久之誤以為自己還年輕,甚或分不清自己跟年輕人之間應有的分別,陷入角色混淆,無助彼此信仰生命的推展。試想想,他們要玩得開心,何不找同齡的知己尋開心;他找我們同行,正是期望我們從歲月中學習到的信仰點滴,有助他們步步前航。
 
        甚麼年紀便要做回甚麼年紀的人,這才為年青人樹立美好的成長見證。
 
2011-10-05   更新
上則: 關懷主日:面對濫藥,由預防、識別到關係重建
下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廿二)《「後基督徒」的牧養反思》(下)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