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屬靈分享


青年牧養的再思(廿一)《「後基督徒」的牧養反思》(上)


文:阿牛(轉載自1817期《教聲》)
 
 
看過幾篇「後基督徒青年」的文章後,有些感想稍作回應。因為網絡的發展,筆者十多年前開始在網絡世界接觸這些「後基督徒」。後來隨著離開學校進入社會,筆者的朋友甚或團友也有些成為了「後基督徒」。按筆者的經驗,大專階段就是這些「後基督徒」開始進行變化的時間,他們會開始懷疑教會教導的權威,對教會組織的迂腐作出批判。直到他們進入社會就定型了,他們不再參與教會生活,但卻未能完全放棄信仰。
 
筆者認同這種現象的解釋,缺乏培育的確是釀成這種「後基督徒」的原因之一。只不過筆者想補充的是教會要面對這個問題,不單是留意福傳和培育的方法。而是應該要更根本地對牧養的理念進行一次反省。教會熱中舉行佈道會背後是一個怎樣的意識型態?大概是把福音工作量化起來。教會有太多的數字,而我們如何去推動青少年工作?為何教會如此重視青年工作?試想想背後是否基於一種投資的心態?因為大家都明白沒做好青少年工作,教會就沒有人接棒。換言之青少年人是教會的資產。
 
別把青少年看成教會的私有資產
 
教會視青少年為教會的資源,而且是延續組織的重大投資。教會視他們為未來的接班人,但諷刺的是青年人往往與教會的權力中心隔離。他們不明白教會的運作,也不能參與教會的決策。青年事工的發展操控在一群中年人手中。青年人是教會的工兵,需要按教會的決策來行動,否則就是叛逆。試想想有多少青少年喜歡成為別人的資產?青少年不是屬於教會的資產,他們沒有義務去實現長輩們的期望。青少年不期望被父母管束自然也不會喜歡被教會的叔伯阿姨來管轄。在沒有足夠的溝通下,這種上而下的牧養會做成內在的張力。情況跟一般的親子問題一樣,長輩想加諸後輩的好,是否真正對青年人的好?
 
青少年人並非教會的資產,任由教會來處理使用。相反教會是屬於青少年的。教會應作為孕育他們的土壤,培育他們的靈性,教導他們各樣知識,傳授他們所需的經驗和技能,但目的不是去完成「大人的理想」而是為這年輕一代準備迎接他們的使命。因為上帝會給每一代信徒他們當代的使命。只要青年人能在信仰上扎好根基,他們自會領受屬於他們那世代的使命。
 
教會應鼓勵青少年思考
 
返回主題,「後基督徒」之所以在大專時期開始變化,因為他們接觸到教會所未認識的一個世界。大學是知識的集中地,也是開啟夢想之門的地方。教會的有限資源又豈能與大學相比?教會唯一的專業是信仰,然而面對這世界充斥的各樣思想,教會連消化也來不及。偏偏教會卻喜歡以權威示人。為了掩飾自身的不安而窒息青年信徒探索世界的權利。那某程度上是一種把青少年人奴隸化的手段。只不過具有領導力的青少年通常也是具有獨立思考和批判能力的。教會中的「破壞王」往往就是最具潛力成為未來領袖的人,但可惜能在「思想籠子」裡靜待到成為領袖的卻是萬中無一。面對這種與生活抽離的信仰道德高地,有思想的青年人往往會選擇教會以外的自由美地。
 
面對「後基督徒」的反省
 
當然我們不能把問題都推在教會身上,每一個人面對自己的信仰都要作選擇和承擔責任。不過當面對這問題時,教會理應作出反省。筆者經常與「後基督徒」相處。得出的結論是,他們的屬靈生命不一定比在教會中的正常基督徒差。但要解開他們的心結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教會若不改變,單方面要求他們來迎合,那顯然不可能的。然而難道教會就可以理所當然地遺棄他們嗎?相信那亦是不可能。
 
事實上這班「後基督徒」所期盼的不正是教會的應有景象嗎?如果我們要求他們接受現實來合理化我們的不是,那無疑是一種對現實的妥協,這又豈是我們信仰的應有立場?他們呼求的是我們信仰的核心——愛;他們要求的是關愛的最基本——認同;他們所期盼的是教會的責任——牧養。
 
面對這三個理所當然的要求,我們責無旁貸。而且當我們回應這三個要求而反省,也許正是解決現今那像溫水一樣無力的青年事工策略的出路。
 
2011-08-22   更新
上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廿二)《「後基督徒」的牧養反思》(下)
下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二十)INDABA與青年牧養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