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屬靈分享


青年牧養的再思(十七)後基督徒青年的自白(下)


文:范晉豪(轉載自1813期《教聲》)
 
        不知道各位讀者看過上一期的後基督徒自白有何感想,本期為大家帶來另一位的分享,本文名為《回到痛苦還是回到醫治?》
       
        「 曾經,與朋友飯聚時,談到教會和以前友好的弟兄姊妹的種種,她不止一次問我:『你還未放下嗎?』
 
        「我何曾放下?我從來都沒有放下過。別人以失望以心死來冷待教會,表達自己對教會的不滿時,我做的比他們更少,我只是『離開』教會而已。誠然,那只是肉體上的離開。撫心自問,我心內對教會的期望、對膚淺的相交關係的不甘,其實一直都不願放下。對!是不願,並非不能放下。
 
        「亦不止一次,身邊信徒好友紛紛勸我抓緊機會回歸教會。但到底,有多少人真正理解離開的人,到底抱著多少傷痕、多少恐懼、多少包袱?假如對信仰生命沒執著沒要求,我想我大概早已回到教會當中做一個行屍走肉的掛名信徒;假如對信仰實踐沒執著沒要求,我想我亦大概早已完全接受教會當中那種『溫室敬拜』。可是我並非這樣。
 
        「別的信徒跟我說:『你信的是上帝,不是教會。不應該為人而離開,更不要因為人的緣故而不投入於教會當中。』事實呢?在信仰的互動中,既講求橫向的關係建立和互相支持,又要自動地抽離,將關係當中一切負面的完全理性地排除,然後switch off任何感性不滿,繼續在教會當中與這群肢體蹤向地對上帝高呼哈利路亞。這實在有點困難。
 
        「請恕我狠狠批評,現今教會當中存在著不少法利賽派信徒。他們『誠邀』你回歸教會時,總會冠冕堂皇地說:『沒有罪的就不需要主耶穌,所以當中每一個都不完全,都是罪人。你不必太在意別人的不完全,相信天父會赦免會使你改變就可以了。』若其前設『教會是個屬神的sinner club』是正確的,那麼『將罪看為必然會出現的情況』理應是很普遍很主流,但事實呢?在教會當中只要你稍稍不規行矩步,數以十計的『長執』將會『教訓』你(范晉豪按:我想這不是聖公宗的教會現象),將你的過失放大到幾乎等於你整個人。在教會當中權力架構往往建基於在教會年資、屬靈程度(如何判斷?)、侍奉委身程度,根本當你一開始走進教會時,就已經必然要接受這種主流小社會文化,但最可悲(還是可笑?)的卻是當長執用『行為論』來堅壁清野,導致有信徒因被苛責後感到無助、無愛而離開時,卻又有成千上萬的人跟你說:『長執也是人,他們也會犯錯。』噢!何等顛覆主流文化及權力架構的一句話。
 
        「要你回歸教會,其實背後有數之不盡的附帶規限和思想框架,要你一併回歸全盤吞下。這是個套餐,外表包裝是頗為美輪美奐,但吃下去才知並不是那麼容易消化。把說法抬到上天是無用的,信仰是要down to the earth。要我活於教會而將教會當中的滿目瘡痍拼於腦袋之外,除了不停用信仰中的大麻鴉片來催眠自己之外,也大概沒有其他方法。然而,『大麻鴉片』就能使我健康地追求更深層次的生命修煉嗎?這倒是個問題。
 
        「所以,誠邀我回歸教會的人,又或是一直不屑別人離開教會的人,請先好好細想我上述的話。再說,請你們想想,在教會經歷上帝,和不在教會經歷神的差別在哪裡,而這個差別又如何在不斷地自相殘殺,讓無辜捲入其中的人身受其害。在教會以外,我才更多更深的將以往只存在於認知中的信仰價值一點一滴實踐和經歷,這才是植根於生命的信仰最需要的部份。
 
        「說到底,我真的希望在教會當中,看到更多表裡如一、知行合一、貼近現實的信徒,和這樣的靈伴同行,但願我有這種福氣。願主醫治我,阿們!」
 
        和上一篇不同,這位是仍然相信上帝,又對教會有理想,卻不屑教會實況的信徒自白,我們應如何去回應這樣的離教信徒呢?她的故事中對我們又有什麼控訢呢?讓我們向上帝坦誠,也向自己誠實,在上主的施恩座前虛心自省。
2011-05-12   更新
上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十八)約伯與後基督徒青年
下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十六)後基督徒青年的自白(上)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