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屬靈分享


青年牧養的再思(十六)後基督徒青年的自白(上)


文:范晉豪(轉載自1812期《教聲》)
 
        這回的標題比較怪。什麼是「後基督徒」(Post-Christian)?這詞彙是我在上世紀九十年代閱讀女性神學家Mary Daly作品時首次接觸。它並沒有準確定義,正如其身分的遊離和含混性。一些基督徒會視他們為非基督徒,但另一些非基督徒又覺得他們較自由的基督徒。理論上他們一早已離開了教會,但某程度上,這群非基督徒又受著基督教的倫理教導所影響或困擾。
 
        因為這個專欄被上載到Facebook,令我有機會在網絡上接觸到一些離教的後基督徒青年,他們跟我分享了他們對教會那份欲斷難斷、愛恨交纏的情意結。他們來自五湖四海,他們對教會的控訴,未必針對我們;但聆聽他們的聲音,可以是我們對自己的一種警惕,更幫助我們理解離教青年的心路歷程。以下是一個後基督青年的自白:
        「我返過教會……信教是沒有問題,問題是那個宗教會帶領我們去甚麼地方,但如果帶到去狹小的房間,我情願出走看天上繁星。教會往往給我狹小房間的感覺,在那個房間的人都依循一貫生活方式,稍對其中的價值觀質疑,教會便用無誤的敎義要我信服。那時我年紀少,抵不住大人的詞鋒,只有照辦。決志為信徒後,他們常說甚麼會為我祈禱之類,我總覺得他們刻意經營著某些價值觀,唉,不只如此,還好像在經營著我一樣,感覺和『收o靚』入會差不遠。
        「教會住往把教徒分成很多種類,其實用不著分,人根本有很多種嘛!我絕不是教徒模範那種;相反我是那些要被馴服的。當他們認為我的所作所為不對,為何只會搬出教會權威或聖經來批評我,而不用自己的價值觀來跟我對質? 信仰好像蒙住了他們個人的思想,我感到其實他們不願意自己思考,所以找個宗教來信奉,這樣可不用面對自己,只需跟教義行事,別人眼中看來很好之餘,又心安理得地過一世。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看不到有任何意義,沒有經過個人的理解,即使你信的是真神,這仍是迷信,不是信錯了神才迷信,信對了也可以很有問題!返了多年教會的人對信仰仍然看不通,除了思想被阻礙或根本沒有思想,我想不到其他原因。
        「其實,我對宗教是存有理想的,但對教會界另作別論。對於神,我心裏早已有一個大概,只是每個人心中的神都有點不一樣,有沒有該上升的天國或該下降的地獄、有多少個信徒、有多少教義都沒關係。我們沒有一定歸信某個宗教的必要,只需內心存有你心目中的神,至於衪是否來自宗教也倒不重要。
        「引一句村上春樹《1Q84》的話:『無論冷,或不冷,神都在這裏。』不論你心中有沒有神,或者有沒有神的概念,當你痛苦的時候,對自己說這句話,總會有被安慰的感覺,那就是神的力量了。」
        看畢以上這段自白,不知道大家作何感想,無論這位青年人對教會的教導多麼反感、感到信徒是多麼慵懶反智,信仰還是深深的烙印在他的生命,揮之不去。我們未必會認同當中的論點,但我們還是可以踏出一步,為他祈禱。
 
2011-04-24   更新
上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十七)後基督徒青年的自白(下)
下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十五)青年眼中的健康教會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