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屬靈分享


青年牧養的再思(五)敢闖、敢錯、敢創


 文:范晉豪(轉載自1800期《教聲》)
 

  這回我想談談我心目中理想的青年形象。在動筆之先我忽發奇想,不知過去教會領袖們怎樣看青年人呢?和今天又有沒有很大的不同呢?我剛巧在近日探索諸聖歷史時,找到青年部在1953年出版的《諸聖少年》,我連忙翻開來看一看,讀到謝伯昌先生(即謝博文法政牧師之父)談到有關青年人的優點,雖然已經是半個世紀有多的文字,但字裡行間,仍是充滿了真知卓見。

  他如此寫道:「青年人的優點是甚麼?是勇敢、求智、急進、熱誠等等。『勇敢』是青年人的美德,自有歷史以來,戰士是由青年人產生出來,只有青年始有不怕死的精神,以身衛國,歷史上的戰爭,埋葬了億兆的青年,他們的勇敢戰鬥,非壯年老年人所能及的。『求智』麼是青年所特有,因初出社會,一切都陌生,求智心切,每事必動腦筋,和查詢一切,只有求智,方能充實自己應世的資料。『急進』和勇敢都有相當關係,因為他既然有了勇敢,便發生了冒險的意念和行為,冒險的行為便是急進,所以很多事老年人不敢造的,但青年人居然造出,就是有了冒險精伸,而向前途邁進。『熱誠』是青年人的純潔心腸的表現,他絕無機心,一切言論和行動,都坦白、誠懇表示,並不隱藏和顧忌。青年人保有這幾點的優點,是維持人生過程中的良好武器,如果一個人沒有了勇敢、求智、急進、熱誠等等表現,這個青年,便等於半身不遂的人了。」

  謝先生50多年前對青年人的把脈並無跟時代脫節,今日所謂80後、90後的討論,我不認為青年人的特質有何「進化」,改變了的或許只是今日的資訊和教育,更助長青年人發展自身年齡的特性。因此,我對青年特質的理解亦早在13年前,預備為聖保羅堂青少年主日講道時整理了,跟謝先生可謂不謀而合,我們都認為勇敢是青年人的特性,而敢闖、敢錯、敢創更是我心目中理想的青年形象。

  首先是「敢闖」,青年人大多是浪漫主義者,他們永遠有一股蠻勁和自信,深信自己能改變眼前這個世界。當他們認同一個信念或一個目標,他們不惜獨排眾議,往往願意為這個理想一往無前,義無反顧的拋頭顱、灑熱血。這份激情教他們勇於嘗試,或許成年人眼中視青年人的夢想或許太過幼稚,甚至不設實際;但若成年人能放下對他們的定見,讓他們有空間為夢想去闖,青年人反叛負面的能量反而因被受接納而引入正軌,他們在闖蕩中未必能成就過大的理想,但容讓青年人善用了獨有的那份衝勁,那團為生命燃燒的火,絕對可以令我們眼前一亮。

  第二是「敢錯」,青年人勇於去闖,難免會犯錯,有時在生命路上橫衝直撞,少不免弄致焦頭爛額,但是年青人輸得起,因為他們沒有背負過分沉重的包袱,拍拍身上的塵土,又可以輕鬆上路。然而這不是社會主流的教導,尤其是在教會群體裡,沒有犯錯的乖孩子總是被高度讚揚。的確,無論在家庭、學校和社會裡,也潛移默化了一種不敢犯錯的精神。這只會助長「不求有功、但求無錯」的負面畏縮生命態度,敢於嘗試,為理想跌過痛過受傷過,所記取的教訓必定會終身受用,這一道道成長的烙印,是苦也是甜美。

  最後是「敢創」。青年人勇於去闖,敢於犯錯,自然能在經驗累積中為自己創造出一片天地。我們不是上帝,不能從無中創生,但我們絕對可以從失敗經歷中汲取很多珍貴的教訓,從而創造自己的未來。正所謂失敗乃成功之母,試想想,在我們人生經驗裡最難忘的教訓,很少是在我們成功得意中學回來的,反而,人在困難和失敗中所記取的教訓往往會終身受用,而且歷久常新,不斷校正我們偏差過激的心願,而為自己創造出合情合理、合乎上帝、合乎自己的前路。

  「敢闖、敢錯、敢創」也可說是青年在「正、反、合」的辯證綜合歷程中的成長路。
 

 

 

 

2010-11-03   更新
上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六)青年不是問題牧養的態度才是問題
下則: 基督徒與「萬聖節」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