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屬靈分享


青年牧養的再思(二)當「先知」的青年信徒?


文:范晉豪(轉載自1795期《教聲》)

  上回談到那些離開常規教會的青年,在面對成長衝擊時得不到教會適切的回應。既然教會提供的世界觀不足以解說他們正在面對那幻變得捉摸不定的世界,他們便選擇了教會以外對世界及生命的看法,離開了教會自小為他們建構的世界。對他們來說,這也是一次連根拔起、極為慘痛的信仰經驗,很多人自始以後不但不再接觸教會,甚至有一種一直被欺騙的厭惡感,實在教人惋惜心痛。

  除了以上的情況,我接觸過不少沒有再返教會的青年信徒,他們仍是信徒,只是沒有再返「有形」的教會。他們有些會聯合起來,按著他們對公義訴求的信仰詮釋,用宗教苦行的模式參與社會抗爭;有些則以回歸基督精神的信念,衝擊教會聯合祈禱會,大聲疾呼禱告大會那過分內視而缺乏對社會重要議題的關注。或許很多讀者未必認同這些信徒背後的政治理念,更對他們一些激進的行動表示反感,然而,在他們激進的舉動之後,在網上你又會發現一篇篇行動過後的信仰反省文章,試圖拓展一個更闊的「無形」教會。還有些青年信徒經過神學訓練後,反而難再投入教會團契生活,逐漸過「退隱」的宗教生活。對於這群教會以外,又激進又有思想的信徒,到底是教會容不下他們?還是他們容不下教會呢?

  顯然,他們離開的原因絕非被世俗洪流磨蝕了自身的信仰;相反,他們自覺隨著生命的成長,信仰的視野不斷擴闊,但教會的生活反而窒礙了他們對信仰的不斷追尋。縱然教會深知現有的運作模式必然有可改善之處,但教會多以不變應萬變的作風尋求穩定。

  然而,當思慮未必縝密,卻熱血尋真的青年不留餘地的挑戰教會現行的運作時,這往往叫聖品人或平信徒領袖頭痛。若這些教會領袖將他們定性為「不受教」及反叛的「搞事分子」時,關係只會愈弄愈糟,失卻互相諒解的機會。熱血青年亦只會覺得教會不願正視自身問題,繼而對教會失望,試圖用自己的方法繼續尋道。

  這是一幅合乎青年人的浪漫圖畫。事實上,這份浪漫也反映了兩代人如何對待信仰上理想與實況的距離。急進又帶點精神潔癖的青年信徒,要求信仰的理想與現實零距離,不容許也不接受教會的瑕疵。其實這或許是對自己過分高估,看不到理想的自己與真實的自己之間也有很大的鴻溝。成年人閱歷較深,他們對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落差更為寬容。這兩代的鴻溝或許要到青年人都變為成年人之後才可填平,然而,這將是無法達成的癡人說夢。

  一代一代的更替,當這一代的青年人成為成年人,還是有新一代的青年人取代上一代的角色。故此,這種代溝根本不用也不能填平,反而應該互相補足。成年人的老練善於化解張力,但過分包容可能導致含糊了潛在的問題而不去正視;青年人的急進方法或許解決不了問題,但他們卻可以銳利的指出問題所在。

  青年人這種特質令我想起舊約的先知,兩者同樣用激烈的方式指出教會(以色列)不願面對和承認的問題,他們的不留情面同樣令自己在身處的本家本鄉中不受歡迎。然而,他們同樣擁有對上帝一份浪漫的使命感,這是不爭的事實。這些青年人或許有未盡成熟之處,但牧區或傳道區應盡力留下這類青年人,給予機會,悉心栽培。

  我深信,大公教會應有足夠胸襟,容得下他們的批判與挑戰、自義與軟弱;正如她容得下成年人的保守和慎思、慵懶與冷淡。這些有理想及思想的青年人能在更開放包容的教會氛圍裡成長,當他們能累積實際的信仰經驗,令歲月磨鈍過分銳利易折的劍鋒;總有一天,他們必能達到金庸所謂「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的境界。假以時日,他們將成為新一代的領袖,忠於上帝對他們的託付,信實而可靠地領導及服侍著教會。

 

 

 

 

 

2010-09-16   更新
上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三)教會中的青年消費者
下則: 青年牧養的再思(一)當青年信徒離開教會……

關於心意行動   心意 • 訊息   心意 • 活動   就業資訊

 

 

回頁首
© 香港聖公會.心意行動.Hong Kong Sheng Kung Hui.Project Act of Love
版權所有,引用請說明出處. 聯絡我們.Copy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

 








 

大主教心意   
海嘯起源於人性叛逆

關於心意行動
「金融海嘯」為全球帶來經濟危機,各地的經濟、政治、社會、和民生都受到衝擊。鄺保羅大主教一直關心不利環境對教友和普羅市民的影響,經過多方合力籌劃,教省確定並委託福利協會統籌執行「心意行動」計劃,目標是為教友、堂、校和社服機構的同工及其家人提供多層次的支援,在不利環境之中強化彼此關顧和支持,延伸「關懷教會」的優良文化。